西南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61677|回复: 6

[小说随笔] 活人祭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8 20: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卷:尸家之地
第1章 买来的秀秀
    我叫吴磊,在城市里打拼了好几年,一直也没混出什么名堂来。
    我是个技术员,平时做事就一板一眼,因为看不惯顶头上司吃回扣降低了产品质量,于是就跟他大闹了一场,结果被炒了鱿鱼。
    这下子没了工作,我心情也不好,于是就萌生了回老家待一段时间的想法。
    我的老家在山村,那里依然穷的可怕。这种穷不光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村子里张灯结彩的非常热闹,我觉饿的好奇,于是就问我爸怎么回事。
    他告诉我说,是赵五家在办喜事,他儿子娶媳妇。
    我一听就愣了,赵五是个暴发户,家里有钱,但是他儿子赵全儿是个病秧子,平时就靠药喂着,哪个女的这么不开眼居然要嫁给他。
    我爸偷偷告诉我说,赵全儿已经快不行了,娶这个媳妇就是为了给他冲喜。
    新媳妇是个外来妹,都在赵家关了一个多月了,从不让出门,外面风传人是买来的。
    我一听就火了,说这是买卖人口,是犯法的,我要去报警。
    我爸吓了一跳,让我千万别去。
    他跟我说,我们这地是自治县,县长就是赵五家没出五服的兄弟。这事要是闹大了,最后倒霉的肯定是我们家。
    我气得不行,大骂赵家不是东西。
    我爸让我别多管闲事,然后还让我晚上到赵家随个份子。
    我说我不去,我爸说我们家还欠赵家钱,不去不行。
    晚上我硬着头皮到了赵家,刚一进门,就见赵全儿被人抬了出来。
    那小子脸色惨白的,都不像个活人了。
    我吓了一跳,问是怎么回事。有人告诉我说,赵全儿快断气了,直接送医院了。
    我心说报应,活该他家断子绝孙。
    可是份子钱还得随,于是我恨恨的进了赵家。
    这会儿赵家已经乱成了一团,我也找不到帐房在哪儿,正乱转的时候忽然就迎面撞上了一个女的。
    那女的顶多也是二十来岁,模样很水灵,但是神色却很慌张,用一口浓重的川音向我求救。
    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她叫秀秀,就是那个买来的新媳妇。
    本来我就心里有气,现在看秀秀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一热,于是就趁着没人看见,偷偷地把她带回了家。
    我爸见我带回个人来,吓了一跳,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我要把人救出去。
    我爸惊得整个人都炸了,让我赶紧把人给送回去,赵家的人得罪不起。
    我不听,说这人我救定了。
    秀秀受了不小的惊吓,从赵家逃出来之后,对我很依赖,整个晚上都形影不离地跟在我后面。
    她一连在我们家躲了好几天,这几天我对秀秀的感觉也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可怜激起了我的保护欲,反正我觉得我有点儿喜欢上她了。
    我爸大骂,说这事迟早会让赵家知道,我们家肯定会倒霉。
    我也知道,不能让秀秀一直在这儿待着,于是就告诉她,我去县城里找个朋友,尽快把她送出去,让她在家等我。
    秀秀很信任我,让我快点回来。
    到了县城,我没有报警,而是租了一辆车,谈好价钱之后,让他在县城等我。
    这一来一回,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晚上我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就见村口被插上了白幡,那是死人才用的东西,我问是谁死了。
    有人告诉我说,是赵全儿,到医院没抢救过来,昨天拉回来的,已经埋了。
    我心里暗自着急,等丧事办完了,赵家就该腾出手来处理新媳妇丢了的事了。
    于是我急匆匆的赶回家,就见秀秀已经不见了,而我爸正坐在炕上吃着席面,喝着小酒。
    我心里咯噔一下,问我爸秀秀呢。
    我爸有点儿喝高了,笑嘻嘻地对我说,他把秀秀又重新卖回了赵家。
    赵家不但免了我们家的债,还给了我爸三万块钱。
    我一听肺都快给气炸了,指着我爸的鼻子问:你知不知道赵全儿已经死了,赵五还指不定会怎么会对秀秀呢。
    我爸嘿嘿一笑说知道,昨天赵家就办了阴亲,就算到了下面,秀秀和赵全儿还是小两口。
    我听完,身上的寒毛就炸起来了。
    阴亲是死人和死人结婚,秀秀是活人,是不可能跟人结阴亲的,除非——
    我越想越怕,就觉得头皮发麻,预感到一丝的不妙。
    我不知道自己对秀秀是种怎样的感觉,但是此刻,我脑子里血往上涌,到厨房抄了一把杀猪刀,就要往赵家去。
    我爸看出了我要拼命的架势,酒也给吓醒了,赶紧拦住我说不让我去。
    我气得不行,觉得我爸这事干的太没人性了,可他毕竟是我爸,我也不能怎么着他,于是一把把他推了个跟头,然后夺门冲了出去。
    我爸在后面大骂我这是要找死,但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风风火火地冲到了赵家。
    此刻我就觉得自己脑袋充血,连跟他们家同归于尽的想法都有了。
    可是等我到了那里之后就发现,找家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夜风撩得我浑身发冷,我心里不禁一颤。
    人呢,赵家的人呢?
    最后我在原来安排作洞房的那个房间里,找到了在床角蜷缩成一团的秀秀。
    秀秀当时吓得浑身哆嗦,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她见进来的是我,身体颤了一下,随后开始大哭。
    我见秀秀没事,心里一块石头头落地了,于是就问她,赵家人有没有伤害她。
    秀秀跟我说,赵五想把她给儿子陪葬,结果她逃了出来。
    后来一夜之间,赵家就搬空了,她没地方去,也怕在外面碰上赵家的人,所以就躲到这儿来了。
    我听说赵五要活埋她的事,心里悬了一悬,心说好险。
    不过赵家搬空的事有点儿奇怪,我问秀秀知不知道为什么。
    秀秀说她也不太清楚,赵全儿下葬的那天晚上,赵家人急匆匆地搬了家,所有人都离开了这儿。
    我看着满院子凌乱的痕迹,赵家人走的的确很匆忙。不过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秀秀弄走要紧。
    我想带她回家,可是秀秀说不行。
    她是在临活埋前,从棺材里偷偷爬出来的,赵家人还不知道合葬棺里只有赵全儿的尸体。
    要是她再露面,一定会被赵家人知道,到时候就麻烦了,而且我家也不保险。
    我脸一红,知道她指的是我爸。
    于是我们两个商量,秀秀暂时待在赵家,躲着别出来,我每天晚上会过来给她送吃的。
    那天晚上我没回去,我们两个就在赵家待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早早离开,回到家就告诉我爸,赵家人都搬走了,我没找到秀秀。
    我爸也松了一口气,说让我被在参合赵家的事了。
    我嘴上答应,心里却想,我已经参合进去了,现在想拔腿都难。
    那几天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唯恐被人发现秀秀还活着。
    就这么过了几天,我发现村子里还是流传出谣言来,说我勾搭了赵家的儿媳妇,差点儿就带人私奔,结果还是让人逮回来活埋了。
    那些长舌妇,牙尖嘴利,说秀秀勾引野汉子,不守妇道,死了活该。
    我听的心里非常的气愤,这些长舌头的婆娘,不同情秀秀的遭遇也就算了,反而咒她死了下地狱。
    我差一点儿就忍不住上去告诉她们,秀秀现在活的好好的,气死她们。
    我跟那些婆娘们大吵了一架,回到家就发现我爸乐呵呵地正在等我回来。
    我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说,他用赵家给的钱,想给我买个媳妇回来,已经谈好价钱了,人明天就给带来。
    我没想到我爸居然会干这种事,联想到秀秀的遭遇,我一下子就怒了,跟他说我的事不用他操心。
    我爸劝我说,我这么大了,也该成个家了。
    我告诉他说,最好把赵家的钱还回去,因为秀秀还活着。
    我爸骂我神经病。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告诉他,秀秀没死,她现在就藏在赵家的废宅子里。
    我爸听完脸都白了,说不可能,秀秀已经死了,我这是被鬼迷了心。
    我反驳说他是老顽固,爱信不信,明天我就把秀秀接回家,然后把她送出这个狼窝。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0: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她失踪了
  那一晚上,我们两个谁也没搭理谁。
  第二天一早,我爸就出了门。
  我跑去告诉秀秀说,等我回来就接她回家,然后送她永远离开这里。
  可是第二天中午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我爸跟我说,这就是他买回来的女人,从今以后就是我媳妇了,让我跟她好好过日子。
  那个女人,大盘子脸,眼神儿透着一股子呆滞,看着就有点儿不正常。
  我把说完,那个女的就往我身上一挨,说以后就跟我睡了。
  我一看就傻眼了,心说这女的咋这么虎呢,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我爸跟我说,就我们家这条件不比赵家,能弄来个女人就不错了,只要能生儿子就行,让我别挑三拣四的。
  我脑子里一直琢磨着秀秀的事情,就没理他。
  可是等我再进赵家之后,发现秀秀居然不见了。
  我觉得不妙,冲到秀秀的房间后,就发现里面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秀秀的影子。
  秀秀人呢?没了!
  我心里一下子就毛了,开始满村子里找秀秀,可是压根就没找见她的影子。
  同时,村里那些老娘们也开始疯传,老吴家的儿子已经傻了,满世界找一个死人。
  我没工夫跟他们解释,挨家挨户地找,找到最后也没见秀秀的人。
  一直找到晚上,我急得都快疯了,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就把秀秀还活着的事儿告诉了我爸,会不会又是他把事情捅给了赵家,是赵家人把秀秀给弄走了!
  想到这儿,我就越发觉得自己的思路是正确的。
  我急急忙忙地跑回家,指着我爸的鼻子问,这事是不是他干的。
  我爸也红了眼珠子了,啪的扇了我一个耳刮子,然后跟我说秀秀已经给赵全儿陪葬了,让我不要在想那个死鬼女人了。
  我被他扇的一蒙,但同时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就想到,如果秀秀的失踪真的跟赵家的人有关,那他们能把她弄哪儿去?
  随即我脑子里冒出一个地方来:坟地!
  赵家人弄走秀秀,肯定会继续给赵全儿陪葬!
  想到这儿,我顾不上疼,踉踉跄跄地出了门,直奔坟地,我爸都没能拦住我。
  一路上,我心里祈祷着,秀秀千万不要出事。
  等我赶到赵家坟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色已黑,毛月亮挂在天上,就连照下来的光都毛呼呼的,让人心里不舒服。
  我站在坟圈子里,开始的时候仗着心里的一股子怒气还撑得住,可是后来冷风一吹,树影摇曳,荒草婆娑,我的心里也越来越毛。
  赵全儿的坟还算好找,新坟又高又大,光秃秃的,在一种荒草茂盛的坟圈子里,显得特别突兀。
  我一眼看见后,乍着胆子往里走。每过一座坟的时候,心跳都会紧一下。
  等我挨到赵全儿坟前的时候,我就感觉后背已经让冷汗给浸透了。
  我打开手机的荧光屏,幽幽的绿光照在石碑上,把墓碑照片上的那张脸照得惨绿惨绿的。
  尤其是赵全儿的那双眼睛,鬼气森森的,看的我心里一阵子发毛。
  我赶紧收回手机光,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坟上面的封土上。
  我围着那座坟转了一圈,每个地方都仔仔细细地看过,确认没有今天新挖开的痕迹,我心里这才略觉得踏实了一点儿。
  等我转了一圈回来,手机光再度打在赵全儿的照片上,冷不丁地就觉得那双眼,像是正在朝我看。
  我浑身一个激灵,心说这地方不能待了,不然非活活吓死不可。
  我趟着没膝盖的草往回走,身后草木拨动,不断发出沙沙声,听得我心里直发毛。
  就在我刚往前走了十几步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吴磊!
  那个叫声,很像是赵全儿的声音。
  我本能地啊了一声,然后就回头去看。
  可是坟圈子里,之后半米多高的荒草,就是一个个突兀出来的坟尖子,除此之外,别无人影。
  我怔了一下,然后就觉得浑身一个劲儿的发凉。
  刚才那个声音,肯定不会是我的错觉。
  难道真是赵全儿,他看到我来这儿,于是就出来了!
  想到这儿,我浑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扭头就往回走。
  我越走越快,但是还是拼命地克制着不让自己跑起来。因为越跑我心里就越惊,我怕一旦跑出去第一步,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就在我走出去十几步的时候,就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影影绰绰的,看不太清楚。
  看到那个人影的瞬间,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这地方是坟墓,一般人不会晚上没事跑这儿来,能出现在这儿的可能就不是人。
  望着那个人影,我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就刹住了脚步。
  毛月亮光下,那个人影飘飘忽忽的,就堵在我要走的路前面。
  我考虑再三,决定绕开他,于是转身就往回走。
  可是走了一会儿,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要往后走,势必会经过赵全儿的坟。
  自从听到刚才那个声音之后,我对那座坟就充满了恐惧。于是我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弯,既不朝那个人影走,也不朝赵全儿的坟走。
  走了一会儿之后,等我扭头看的时候,就发现刚才那个人影不见了。
  我心里陡的打了个寒颤,那个人影不见了,就意味着他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也许此刻他就在我的身后,这比可他站在那儿不动恐怖多了。
  我不敢回头去找,于是就闷着头往前走。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我就被迎面一座光秃秃的坟挡住了路,等我抬头看的时候就发现,那根本就是赵全儿的坟。
  怎么又走回来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浑身就跟过电似的一麻。
  我吓得赶紧就往回走,可是刚一转身,就觉得脚底下一软,随即呼的一下就陷了进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4: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章 谁说的是真的
  
  直到我一条腿彻底陷进了土里,下陷这才停了下来。
  我吓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玩了命地把腿往外拔。可是土的吸力很大,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拔出来一半儿。
  就在我觉得土里的抓劲儿没有刚才那么大的时候,忽然脚腕子上一紧,像是被一个爪子一样的东西给抓住了。
  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坟里埋着的死人,吓得我哀嚎了一声,然后就拼命地往上爬。
  可是这根本就无济于事,我脚底下抓着的那东西,一下子就把我的半截身子都拖进了土里。
  眼见我自己就要被拉进坟里了,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崩溃了,就觉得眼前一黑,瞬间就猝死了过去。
  等我再度有感觉的时候,是被一只冰凉的手给冰醒的。
  我想起昏死过去之前抓着我的那只手,大叫一声,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
  随后我就听到一个女人嘤咛的声音,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就看见秀秀正在盯着我。
  她大概被我的动作给吓到了,眼神儿有点儿发愣。
  看到秀秀的瞬间,我就意识到她人没事,心里的一块石头顿时就落了地。
  可是秀秀对我的态度相当的冷淡,感觉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远了很多。
  我觉得奇怪,问就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秀秀说没事。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此时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昏暗的房间里。房间很封闭,低矮的屋顶大概也有比我的个子稍高一点,这让整个房间显得更加的局促和压抑。
  房间里没有电灯,只有一根白色的蜡烛,此时正在闪烁幽幽的光。
  这地方我觉得陌生,同时还有一股子很潮湿的气息,我问秀秀这是什么地方。
  秀秀告诉我说,这里还在赵家坟地附近,只不过这个小房子比较隐蔽,所以一般人找不到这里,让我放心。
  我问她,这一天都去了哪里,是不是又是我爸把她给出卖了。
  秀秀没说话,沉了半晌然后告诉我说:吴磊,咱们两个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这么帮我,我的事你还是别管了。
  她说完就往后退了退,明显是在疏远我。
  我就感觉整个人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脑袋嗡嗡直响。
  这几天,我凭着一股子冲劲儿,一直在帮她,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两个既不是亲戚,更不是恋人,我凭什么这么卖力替她做事。
  但是片刻之后,我就明白了。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自己。
  我长这么大,一事无成,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其实就是个废物。
  可是秀秀这件事让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有点儿价值,还不是废物。
  所以我做这件事,与其说是在帮秀秀,不如说是在证明自己,证明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价值。
  听完我的解释之后,秀秀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她对我不再像刚才那么冷淡了。
  她问我,真的原意为她这么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冒险吗。
  就在我们两个人说话间,我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屋顶上。
  我忽然注意到,这间屋子的格局看着极为的怪异,感觉房子两边一宽一窄,十分的不协调。
  同时我心里,也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觉得我自己好像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
  我一边大脑快速旋转着,一边回答秀秀说:真的。
  秀秀说:我想知道你的心是不是红的!
  我说可以。
  说话间,我就看见秀秀的眼神忽然变得十分的犀利。她那个眼神想把小刀子一样,刺得我心里不禁一颤。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就想坐起来。可是没想到却被她一下子给按住了。
  紧接着,我就看到秀秀的修长的手指好像锐利的刀子,一下子就戳进了我的肉里。
  我疼得大叫,让她住手,可是秀秀压根就不在乎我的惨叫声,五根手指头已经死死地插进了我的胸膛里。
  我甚至能感觉到心尖儿被她的指甲戳到的那种强烈的痛感。
  我的惨叫声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可是秀秀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手指头一动,一下子就攥住了我的心脏,我疼的一下子就死了过去。
  我是被一阵颠簸给晃醒的,然后就感觉到了一堵厚实的肩膀。
  片刻的惊怔之后,我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人的背上。
  我迷迷糊糊地被人背到了家,等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就看到了我爸那张焦急的脸。
  我浑浑噩噩地过了几个小时,等彻底苏醒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张阴鸷、诡异的脸。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苍老、皱纹密布,更可怖的是那张脸鼻子以下,嘴巴以上的部位,竟然没有脸皮,整个殷虹的牙床全都暴露了出来,吓得我一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然后我就听到一个沙哑的好像刀子刮玻璃一样的声音:醒了。
  看着那张可怖的脸,我心里怦怦直跳,问她是人是鬼。
  这个时候就听到我爸责备的声音:别胡说,这是太婆。
  太婆是长辈的意思,在我们那儿,但凡上了岁数的女人,都可以管她叫太婆。
  不过能长的这么惊心骇目的太婆,我还是头一回见。
  我定了定心神,问我爸这是怎么回事。
  我爸告诉我说,我走之后他就一直跟着,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给跟丢了。等再找到我的时候,人就躺在坟圈子里,浑身冰凉,差点儿就以为我没气儿了。
  他说了半天,却始终都没提太婆的事情,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太关心我了,所以给疏忽了。
  不过此刻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了,我渐渐想起了昏死之前的事情,秀秀说要看我的心是不是红的,然后我就昏死过去了。
  我忽然记起了她伸手要挖我心脏的那一幕,身体瞬间就像电击了一样。
  我问我爸秀秀呢,是不是又被他赶跑了。
  我爸听到秀秀两个字的时候,也是浑身一颤,告诉我说不要再想那个秀秀了,她已经死了。
  我一听就怒了,警告我爸,不要再说秀秀死了的话。
  我爸气急败坏地唉了一声,一把就把旱烟杆摔在了地上,冷冰冰地对我说:你不想想找那个秀秀吗,走,我带你去!
  我一听就愣了,难道他知道秀秀在哪儿!
  我欣喜若狂地跟着我爸出了门,但是很快我就认了出来,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赵家坟地。
  半个小时后,等我们到那儿的时候,我就看到赵全儿的坟前陷出来了一个大坑。
  那就是我昨晚陷进去的地方,不过现在看那个洞的大小,远比我昨天踩进去的时候大的多。
  我爸在看到那个坟洞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显然他之前没有看到过。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指着赵全儿的坟,告诉我说:秀秀就在里面,已经给埋了。
  我苦笑了一声,告诉我爸,不要再骗我了,我昨晚才见过秀秀,她怎么可能已经死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爸就结结实实地给了我一个耳刮子,然后冲我大吼道:那丫头已经死了,我看着她死的!就吊死在赵全儿房间的房梁上,死的透透的了。她不会再回来了,儿子你醒醒吧!
  他说完之后,一下子就蹲在了地上,老泪纵横。
  我瞬间也蒙了,看我爸现在这个态度,不像是撒谎骗我的样子。
  可是他说秀秀死了,这怎么可能,我这几天明明还见过她。那种真实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我内心挣扎了片刻,最后决定相信我自己的感觉。于是我咬咬牙,告诉我说,让他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信的,我要找到秀秀,把她送出去。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章 香灰
    我爸气得呼的一下,就从地上窜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整个人身体都在发抖。
    我已经铁了心了,跟他说,你骂吧,骂完我还要去找秀秀。
    我爸一句话都没说出来,随后咣当一声就躺在了地上。
    我一看他竟然晕死过去了,也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扶起来掐人中。
    好半晌,我爸才舒了一口气,人总算醒了过来。
    眼见他这个样子,于是我就把他背回了家。
    到家之后,我爸还一个劲儿地在发抖。看样子,真的是气坏了。
    临进家门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个太婆,正站在门口等我们。
    她人虽然都老的佝偻了,但是眼睛却亮的好像猫眼一样,看我的时候,都能把我吓一跳。
    我把爸送进屋里,太婆就走过去给他号脉。我心奇了一下,没想到她还是个土郎中,于是就她我爸有没有事。
    太婆跟我说他是气血攻心,也就是气着了。
    我问用不用去买点药,太婆说不用,让我去各家讨一点灶香灰来。
    灶香灰也就是给灶王爷烧香剩下的香灰,这东西每家都有。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香灰能治病的,就问她为什么。太婆跟我说别人,只管去要就行,越多越好。
    我每敲开一家的门,都会看到人家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我知道这肯定是前几天我疯狂的找秀秀的时候,落下的后果。
    那时候他们都以为秀秀死了,所以也以为我神经了。
    不过我无意跟他们解释这么多,开门就说明了来意。
    谁知道那些人听了我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说了一声不方便,砰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我吃了闭门羹,心里老大不爽,心说他妈有病吧,不给就不给,干嘛搞的防我跟防贼似的。
    最后实在没有讨到香灰,无奈之下,我灵机一动,忽然想起了村里的土地庙。
    那地方每月的初一十五,还有红白喜事的时候,都会有人去敬香,到那地方去找香灰,肯定大把的有。
    最后我从土地庙里端了一簸箕香灰,回到了家。
    到家的时候,我爸已经醒了过来,他正在和太婆说话。
    两人的声音很低,而且神色很鬼祟,我进门的一瞬间,被他们看到,他们一下就止住了话题,再也不说了。
    这明显是有意躲着我,我几乎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们说的事情,十有八九跟我和秀秀有关。
    尽管我爸有不是的地方,但是他毕竟是我爸,我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所以就假装没看见。
    我把香灰交给了太婆的时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在我跟我爸之间挑拨离间。
    可是太婆看我的那个眼神,根本就无动于衷,明显是没拿我的警告当回事。
    她问我香灰是不是从各家要了的灶香灰,我懒得跟她解释,于是就告诉她说是,最后我警告她说,不要拿这种东西随便给我爸吃。
    太婆瞥了我一眼,说这东西是要给我用的。
    我错愕了一下,心说难道这死老太婆,是想让我吃这种东西吗,那她做梦去吧。
    我没言声回了屋,躺在床上,我就开始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晚上我和秀秀,在小房间里的那一幕,就像是一个有点儿真实的梦,我现在已经有点儿分不清真假了。
    昨晚我到底是真的没秀秀带进了小房子,还是仅仅是吓晕后做的一场梦?
    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我是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起来之后,就发现声音是从窗户那儿传过来。
    我一眼就瞧见窗户外面有个人影,竟然是秀秀。
    我大喜过望,刚想喊,就见秀秀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我赶紧压低了声音,问她去哪儿了。
    秀秀说前两天她在村子里看到了赵家的人,所以一直躲着没敢出来,可是后来实在没地方去了,于是就趁夜偷偷跑过来看我。
    她一个女孩子,无亲无故的,现在只能依赖我。
    本来我还想问她昨晚的事情,可是听她说到想我,就觉得我这么怀疑她,内心觉得有点儿内疚,于是冲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把窗户打开,让她赶紧进来。
    秀秀作势要往里爬,可是忽然又止住了。
    我心奇,问她怎么了。
    秀秀望了我一眼,然后就问我,我房间窗户上怎么这么脏啊。
    我这才注意到,就在窗户外面的窗台上,竟然铺了一层灰乎乎的东西。
    我仔细看了一眼,一下子就认了出来,那是白天弄来的香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在我的窗户外铺了厚厚的一层。
    略一想,我就知道这肯定是那个老太婆的手笔。这个神经病的老婆子,不知道在玩儿什么花样。
    我告诉秀秀说这是香灰,没事,让她尽管进来就行。
    秀秀说不行,她最怕脏,有这东西在,她坚决不进来。
    我心里觉得好笑,心说你藏身的那间小房子比这里还脏呢,你也没嫌啊。
    我伸手把香灰抹掉,然后就发现,香灰里面竟然还掺了其他东西,那是一种像糖一样的颗粒,我捏了一下,觉得很像咸盐。心里骂了一声,死老太婆,故弄玄虚。
    直到香灰全被抹干净,秀秀才小心翼翼地从窗户爬了进来。
    她尽量躲避这那些剩余的香灰,看样子她对这东西真的十分的忌讳。
    自从秀秀进来之后,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就看到屋门明显颤了一下,这显然是有人在踹门。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我爸愤怒的吼声:开门!开门!
    我吓了一跳,赶紧就拔了出来。
    秀秀也吓得不轻,脸色瞬间就白了。
    我让她别慌,赶紧找地方躲起来。
    我爸大概是听到了我说话的声音,更加着急了,踹得到屋门砰砰直响。
    秀秀的脸都吓白了,我安慰她说没事,让她不要怕,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她了,即使是我爸都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终于被撞开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最先冲进来的不是我爸,而是太婆。
    我挡住了她往里走的脚步,然后告诉她说,我们家的事情,让她一个外人少掺合。
    我爸随后跟着太婆也冲了进来,冲我大吼说:闭嘴!
    随后他就绕到了太婆的前面,咬着牙说道:是不是那个女人就在你屋里,咦,她人呢?
    本来我还想保护秀秀不受伤害,可是听了我爸这话之后就是一怔。
    然后等我回头看的时候,就发现秀秀已经不见了。
    我错愕了一下,下意识地在房间里寻找秀秀的踪影。很快我就发现,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
    我心里一安,知道她肯定是在最后关头从窗户跑了出去。不过秀秀的动作也真是够快的,我居然一点儿都没察觉到她什么时候走的。
    眼见秀秀已经离开了,我心里顿时就踏实了不少。
    我爸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太婆,问她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香灰加咸盐,可以阻止脏东西靠近这间屋子吗。
    我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感情老太婆说香灰是为我准备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心里不由得一恼。
    老太婆没说话,而是走到了窗户前面看了一眼,然后一脸恍然地神色问我:是你把香灰给弄没的?是你自己主动弄的,还是那个女人要求你做的?
    我没搭理她,随后就见老太婆的脸上又升起了一股子怀疑,同时嘴里自言自语道:不对啊,有香灰在,她是不可能靠近这间房子的,怎么能蛊惑人呢。
    老太婆想了片刻之后,眼光忽然一动,问我:你给我弄来的是真的灶香灰吗,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
    我实话告诉了她,然后又跟她说:你少用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糊弄我爸,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可不会信你这种道道。
    老太婆什么都没说,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不是真的灶香灰,所以没防住她,这下子麻烦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6: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章 赵五回来了
    我爸气急败坏,骂我败家玩意儿,随后跟着老太婆也出去了。
    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里,我就开始怀疑那个太婆的身份。
    我家肯定没有这么个亲戚,不然我不会不知道。
    看我爸对她的那个态度,毕恭毕敬的,言听计从,看起来又不像是尊敬长辈那么简单。
    我隐约猜到,这个老太婆会不会是我爸请来的,专门对付秀秀的。
    想到这儿,我就感觉一阵子不寒而栗。
    现在秀秀只顾防着赵家的人里,根本不会想到我家的人要害她。
    如果改天在别的地方遇到,她不一定会对那个老太婆有所提防。
    我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决定要立马把这件事告诉秀秀。
    于是我偷偷地摸出了家,想去找秀秀。
    可是出门之后我就愣住了,我根本就不知道秀秀在哪儿。
    她现在躲着的那地方,我虽然去过,可是那是昏迷之后被秀秀弄过去的,后来我们两个亲热完了之后,我又昏了,所以进出那地方的路,我压根就不知道。
    但是随后我静下心来想了想,觉得那地方一定就在赵家坟地附近。
    秀秀是个女的,她没有太大的力气把我拖太远的地方。所以那地方距离赵家坟地,最多不会超过一百米。
    大晚上要去坟地找人,想想我就觉得身上发毛。
    可是随后又想到秀秀的安危,我一咬牙就去了。
    这次我学了乖,临来的时候带了一只手电筒。
    可是在漆黑一片的晚上,手电筒的作用实在有限,我找遍了赵家坟地附近,也没找到那天晚上的那间小房子。
    我累的满头大汗,不禁开始怀疑,秀秀到底躲在什么地方。
    我想大声喊一下,可是一想到此刻我待的地方,就没敢
    如果我在坟地喊上一嗓子,要是真有人回答我了,而且那人还不是秀秀,那我非活活吓死不可。
    于是我打消了这个主意,继续寻找。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灵机一动,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秀秀会不会压根就没有住在什么隐蔽的小屋子里。
    此刻,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房子的格局,太像是一口棺材了,只不过是比棺材更大一些而已。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念头忽然就涌上了脑子:秀秀是不是压根就是躲在一口棺材里。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的没人能找到她,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去棺材里找一个活人。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脑子里的许多碎片开始自动组合,为什么那天我会忽然陷进坟洞子里,为什么从来之后秀秀找我,而我找不到她。
    我脑子里各种念头疯狂地旋转着,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赵全儿的坟上。
    那座坟是整个坟圈子里最大的,以赵家的财力,要是弄一口超大号的棺材,完全有可能。
    只是一想到,这么多天来,秀秀一直睡棺材,我心里就一阵心疼。
    于是我一转身,朝着坟圈子中间就找了过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我就已经走到了坟圈子的中心地带,隐约就看到里面泛出一阵幽幽的光。
    关掉手电筒之后,鬼火一样的光,上下漂浮着,时亮时暗。
    我看到那股子光,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
    但是同时,心里面有一丝丝的侥幸,希望那阵幽光是秀秀弄出来的。
    我悄然摸了过去,就在临近赵全儿那座大坟的时候停了下来,朝着幽光发出的地方,小声喊了一句:秀秀!
    听到我的声音之后,那道光忽然变得比刚才更亮了,同时草里还是发出嗦嗦声。
    能发出声音来的就一定是人,我心里大喜,连忙走了过去。
    随后我就看到一团幽绿的光从草里升了起来,然后就是一张幽绿的脸。
    那张脸,根本就不是秀秀的!
    我一下子就毛了,浑身好像过电一样,下意识的就想跑。
    可是刚要转身,就给人一棍子砸在了肩膀上,闷哼一声,扑倒在地。
    我艰难挣扎,想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就听到周围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悉索声。
    随后,我就看到杂乱的手电光闪烁。很快,我趴的那个地方就被照得通亮。
    能打手电筒的就一定是人,我一下子就看清楚,自己被一伙人给围起来了,大部分的手电光全都打在了我的脸上,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问他们是谁,然后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还是你小子!
    那个声音,我一下子就听了出来,是赵五。
    我心里一寒,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随后我就觉得头皮一疼,我被人薅的头发,从地上拎了起来。
    赵五死死地抓着我的头发,一脸狰狞地看着我:你们吴家这对白眼儿狼,拐了我赵家的人,现在居然还敢来刨我儿子的坟,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啦!
    说着话,一个窝心拳就锤在了我胸口。
    我被打得跪在了地上,差点儿就窒息过去。
    赵五问我:那贱妮子的尸体的呢,我儿子的遗体呢,是不是都被你弄走了!
    我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干。可是赵五压根就不信,一脚就踹在了我脸上。
    我被踹得眼前发花,几乎都要晕厥过去了。
    但是赵五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打算,他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了他儿子的坟前,怒吼说:不是你你大晚上跑这儿来干嘛,不是你这坑还能是谁挖的!
    恍惚间,我的确看到赵全儿的坟前面,的确有一个能容一人进出的大洞。
    我心里一沉,隐约觉得自己之前猜对了,秀秀先前肯定就躲在这个地方了。
    秀秀先前告诉我,她是在最后关头逃出来的,所以赵五一定不知道她还活着。
    所以我必须瞒着他,不然秀秀就危险了。
    于是我咬着牙告诉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坑跟我也没关系。
    赵五明显不信,连踹我几脚之后,一挥手,招呼那些人说:抬上他,我看看老吴家人的骨头能有多硬。
    我被人像抬猪一样绑在了一条粗大的棍子上,抬着就回到了家。
    我爸看到我被人抬了回来,吓了一跳,连忙问:五哥,这是怎么了?
    赵五劈头盖脸就给了我爸一个耳刮子:老没骨头的,你们家人全都是些吃红肉拉白屎的玩意儿。
    我爸被他打得嘴里都喷出了血沫子,愣是没敢还手。
    我大叫着,让他把我放下来,我要跟他拼命。
    我爸怯生生地问:五哥您别生气,这话怎么说的,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
    赵五啐了一口:有个屁的误会,我说你们老吴家人心都长到狗身上去啦。你家这个小畜生拐跑了我儿媳妇,我都没怎么着你吧。现在连我儿子的坟都敢刨,你们家人都会蹬鼻子上脸是吧。
    我爸吓得脸都白了,问我怎么回事。
    我都快气疯了,大叫着要到法院去告他。
    赵五嘿嘿一笑,说道:好啊,把他放下来,我看着他去告。
    那些人把我放开之后,我立即就往门外冲。
    可是冲了一半儿我又停住了,因为那些人压根就没有要拦着我的意思。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7: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章 要挟
  
  我一下子犯了狐疑了,不知道赵五玩儿的什么花样。
  赵五看到我停下,劈头又给了我爸一个耳刮子:你不是挺有骨气嘛,去告啊!
  我气的浑身发抖,冲过来就要跟他拼命,可是被他带来的那些人给按住了。
  我破口大骂,可是无济于事。
  赵五瞥了我爸一眼,说道:问问你的宝贝崽子,把我儿子的遗体弄哪儿去了,要是今天不交出来,你们家以后都别想过日子了。
  我爸一下子就惊了,大喊道:我的小祖宗,地上的祸不惹你惹天上的,赶紧把你五叔要的东西拿出来啊。
  我大骂赵五的死鬼儿子是被野狗从棺材里拖出来吃了,现在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这辈子他也别想再找回来了。
  赵五脸上立刻寒得好像结了霜一样,咬着牙说道:行,小子,你骨头硬是吧。
  说着话,他就一挥手:把他爹给我绑了!
  那些人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爸给按住了。
  赵五指着我的鼻子,跟我说:小子,你不是骨头硬吗,给你个机会。要不你把我儿子的遗体交出来,要不我就把你爹当成我儿子给葬了!
  我大叫着你敢!
  赵五也冲我吼道:不然你试试!
  我感觉自己的气势一下子就怯了,赵家在这一片横行惯了,在县里又有势力,我真怕他对我爸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赵五瞥了一眼被我爸买了的那个女人,冷哼了一声:这就是你媳妇?
  我没言声。
  赵五一指她,说道:把她也带上。
  那个女的虽然虎,但是此刻也被几个大老爷们给吓呆了,乖乖地被他们给架走了。
  赵五临走跟我说:两具遗体换两个人,拿不出来我就把他们两个人并骨给埋了。你要是报警,我就把他们两个种在我儿子坟前的那个坑里,看他们俩能长出什么果子来。
  我气的浑身乱颤,可是被两个人按得死死的,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我爸那那个女人带走。
  等他们走远之后,那两个人才放开了我,我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
  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完全是我始料不及的,我一下子傻眼了,不知道了该怎么着了。
  秀秀压根就没死,我不可能把一个大活人交给他们。赵全儿的尸体,我更是没动过。
  不过我隐约有一个想法,赵全儿尸体的失踪,一定跟秀秀有关,搞不好就是她把尸体拖了出来,然后自己住进了那个大棺材里面。
  只要找到秀秀,就能找到赵全儿的尸体。
  可现在的问题是,秀秀现在在哪儿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一下子就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我就听到院子里有走路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正见太婆从屋子走了出来。
  这个老太婆,由始至终都待在屋子里,一直没出来。
  我厌恶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没想到,倒是她先开口了:吴磊,你走吧,这个地方你不能再待了。
  我一听就跳了脚了,大骂她胡说八道。现在我爸他们两个都在赵五手里,我要是走了,赵五真的敢拿他们两个开刀。
  老太婆跟我说: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你救不了他们,要是不走,你也得死。
  我听蒙了,抬头看太婆的时候,就见她脸色木然,没有半点儿表情。
  不知怎么的,我本能地感觉出来,老太婆并没有危言耸听的意思。
  我考虑了一下,最后决定不能走。赵五抓走的那个毕竟是我亲爸,我要是就这么跑了,那也太不是东西了。
  想到这儿,我就开始静下心来,思考这几天的事情。就觉得赵五回来这件事,实在是有点儿奇怪。
  看眼下这个情势,他还不知道秀秀没死,那他为什么要回来呢,就算他儿子的尸体真的不在坟里了,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带人埋伏在坟地那儿,难道就是为了等我去吗。
  想到这儿,我浑身激灵一下,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赵五这次回来,并不是冲我来的!
  只不过我碰巧出现在了坟地,所以阴差阳错,事情才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越想就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这个时候,忽然又产生了一个疑问,那他带着那么多人藏在坟地里,是在等谁呢,难道是秀秀吗,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像。
  最后我想的头都大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我确认一点,这件事要想解决,我首先得找到秀秀。
  秀秀是整件事的关键,如有这世界上有谁知道赵全儿的尸体在哪儿的话,那一定是秀秀。
  所以无论是为了秀秀自身的安危,还是为了救我爸,我都得先找到她。
  不能再耽搁了,我必须马上找到她!
  想着,我转身就要走。
  太婆一下子拦住了我,问我去干嘛。
  我告诉她说,我不能听她的,我得找到秀秀,得救我爸。
  她说秀秀已经死了,让我不要在执迷不悟了。
  没等她说完,我就打住了她的话头,告诉她说,以后秀秀死了的这种话,让她不要再提了,说了我也不会信。
  她叹了一口气说:行,你要想救你爸,我可以帮你。
  我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考虑着她这话的可信度。
  老太婆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疑虑,就告诉我说:你不用犯嘀咕,记不记得之前那个女人很怕我铺在窗台上的香灰。
  我想了想,觉得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于是就点点头。
  老太婆接着说:我既然有法子制她,就有法子制赵五。
  我考虑了一下,决定相信她这一次,然后就问她到底是什么法子。
  她告诉我说,让我去赵家的老宅子里偷一样东西,只要把东西拿到手了,自然能救我爸出来,到时候甚至连秀秀都会主动来找我。
  我问她,是什么东西,太婆跟我说:你去赵家儿子结婚的那间房间里,去找一个盒子。
  那个盒子应该是猪血红的,不会太大,盒子应该用一层蜡皮封口。盒子找到以后不要打开,直接带回来。
  我听完就觉得有点儿蒙了,问她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儿。
  太婆说不行,因为她也没见过那个盒子,只能猜个大概。
  我顿时就觉得她这个主意太不靠谱,于是就问她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到时候我好确定一下,别偷错了东西。
  太婆告诉我说不要问,只要我按照她说的,找到那个盒子就行,而且千万不要打开偷看。
  我怀着疑心出了门,快到赵家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如果换了之前,到赵家偷点东西肯定非常容易。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赵五带着人回来了。
  而且最要命的是,我爸和那个虎丫头还在他们手上。
  他要是知道了我偷偷摸到他们家,会不会以为我想偷着救人。要是那样的话,谁能保证他不会对我爸他们两个下手。
  可是等到了赵家之后,我就惊奇地发现,赵家空空荡荡的,一点儿有人的迹象也没有。
  起初我还以为这又是一个陷阱,但是很快我就确定,赵五带着那些人的确不在这里。
  我心里不禁翻起了一阵疑云,赵五带着人回来,却不回自己的老宅子,这件事本身就透着古怪。
  这座院子虽然刚刚荒废,但是我一进去里面,就感觉周围的温度好像降低了好几度。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觉得整个院子里充满了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特别是在靠近赵全儿那个房间的时候,就觉得一股子寒意迎面扑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猫腰进了房间。我怕被人发觉,所以没敢带手电,只打亮了手机的荧光屏,一点儿一点儿的找。
  绿色的荧光把所有的东西都照得森幽幽的,特别是幽光打在赵全儿的照片上的时候,他那个眼神,感觉就像是在瞪着我一样,看得我身上一阵毛骨悚然。
  我摸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太婆说的那个盒子。
  最后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床底下,现在只有那地方我没找过,如果那里也没有,那我今晚恐怕就白来了。
  我趴到地上,他手伸进床底,同时头也探了进去。果然就在床底最里面的那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盒子一样的东西。
  盒子藏得太靠里,我只能弓着腰爬进去,这才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用死人烧的那种黑纸包着的盒子,撕开纸皮之后,里面果然就露出了里面的红色。
  那是一种猪血一样的大红,在幽绿的手电光下,略显发黑,十分的渗人。
  原本来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拿到盒子之后,一定要先打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可是眼下在这个环境里,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就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等我抱着盒子爬到床边儿上的时候,一下子就僵住了。
  幽暗的手机荧光下,我竟然看到了一个人此刻就站在床边儿上!
  准确的说,那是一双脚,脚上穿着一双不常见的布鞋。
  他就站在床边上,一动不动。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章 死人还是活人
  我不知道此刻穿那双鞋的人是谁,但是我记得无比清楚,我钻进来的时候那个地方是没有人的。
  那个人是在我钻进床底之后,他才进来的!
  想到这儿,我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尾随我进来的,还是纯粹因为巧合,我钻进床底之后才进来的。
  但是此刻,他不动,我也不敢动。
  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里甚至闪过一个情形,那个人会突然低下头,把脸伸进床底来看。
  在那种紧张的等待当中,时间就好像凝固了一样。
  我紧张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
  我一度甚至很希望那个人快点发现我,这样我就不用饱受这种煎熬了。
  可是那个人就像死的一样,一丁点儿要动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忽然涌上一个念头来,他出现在这之后,始终都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动静。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人来的。
  念头一闪之间,我已经猜到他可能是赵五的人。
  现在他在那不动,会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如果待会等赵五的人全来了,那我就真的走不了了。
  想到这儿我一咬牙,心说不能再等了。于是我深吸一口气,一下子就从床底扑了出去。
  我从床底往外猛钻,没法儿做太多的动作,所以就死命地往那个人的腿上抱了过去,希望能绊他一个跟头。
  这样我们两个都在地上,我不至于被揍的太惨。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我这一扑竟然什么都没扑到,一下子就抱了个空,随后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抢去。
  我刹车不及,脑袋撞在了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
  我被撞得眼冒金星,但是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转身再去寻找的时候,就发现那个人已经没影了。
  我在惊怔中,环顾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依然没有找到那个人。
  可是我在刚才他站在那个地方,发现了一双鞋。
  那是一双蓝色的绸布包面儿的布鞋,上面隐约还绣着一个不小的“寿”字。
  看着那双寿字鞋,我愣了一下,这种东西只有高寿的老头老太太才会穿。
  看那双鞋的样式,应该是双男人鞋,难道说刚才站在房间里的是个老头子,可是他现在去哪儿了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就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会穿这种鞋,那就是人死入殓的时候。
  想到这儿,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顿时就觉得整间屋子里,都充满了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冷风从门口灌进来,吹的我浑身发凉。我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个时候就听到一阵吱扭吱扭的声音。
  那个动静很像是经年没人动过的门轴,忽然被推动的声音。
  声音传进耳朵里,我被它刺激的就觉得牙根儿直发酸。
  我忍不住顺着那个声音寻找过去,最后就发现,那个动静是从我头顶上面发出来的。
  当我抬头往上看的时候,就发现在我的头顶上面,挂着一个人。
  那个人此刻就在房梁上吊着,被风吹得好像个鬼影一样,来回晃动。
  刚才我听到的那个声音,就是死人拉动房梁发出的声音。
  看到那个吊死的人的瞬间,我就觉得脑袋上的头发都炸起来了,浑身好像过电一样,忍不住地开始颤栗起来。
  我失声地看着眼前的那个死人,死人的那张脸隐入了黑暗里,看不清楚样子。
  但是那个体形,给我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让我觉得一定认得这个人。
  可是在那种极度压抑、极度恐怖的氛围中,我根本无暇去细想这些。
  难道说,刚才那双鞋就是这个死人的?我钻进去以后,鞋子从那人的脚上脱落,掉在了地上?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呢?
  恐惧像潮水一样席卷上来,此刻我脑子里一团浆糊,就觉得浑身发麻。
  瞬间的惊怔之后,我被吓飞了的魂儿终于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抱着那个盒子就冲出了房间。
  整个赵家老宅里漆黑一片,我出来的时候慌不择路,一下子就撞在了门框上,撞得脑袋嗡嗡直响,差点儿就昏死了过去。
  但是即使这样,我敢没敢停下,踉踉跄跄地继续往回跑。
  我一口气跑回了家,进了屋之后仍旧觉得后背发凉。
  我摸了一把,就发现身上的衣服早就让冷汗给浸透了。
  太婆见我回来,就问我东西呢。
  我把黑皮纸包着的那个盒子往她面前一扔,随即瘫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太婆一边拆盒子上的黑皮纸,一边问我顺不顺利。
  我想说不顺,脑子里忽然激灵了一下,忽然就意识到老太婆这话有问题。
  我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气急败坏地她:你是不是知道那个房子里有死人,所以才让我去的?
  老太婆瞥了我一眼,问我:你看到那个死人了?看清楚是谁了吗?
  我摇头说没有,当时我都快吓死了,哪儿还有心思去看那个死人是谁啊。
  我问她知不知道,太婆回答说知道。可是当我问她是谁的时候,她又不说。
  她对此解释说,就算现在说了,我也不会信,等有机会,还是让我自己看吧。
  我觉得这死老太婆,是在故意卖关子,这已经不是她第一回干这事儿了。
  老太婆装神弄鬼的,我懒得跟她呱噪,就问她,现在东西已经拿回来了,怎么救我爸吧。
  太婆翻来覆去地端详着那只盒子,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我说:不用救,到时候赵五就会把我爸送回来。
  我说她是不是太痴心妄想了,一个破盒子而已,里面装的什么宝贝,能让赵五这样的人忌讳。
  说到这儿,我忽然就想起来,我拿到盒子之后,还没看过里面的东西。
  看这个样子的样子,里面应该不会是什么大物件儿,于是我问老太婆,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太婆让我别问,今晚这个东西就交给她来保管,至于救人的事情,明天就可以有眉目了。
  然后她就告诉我说,今天晚上让我到别的地方去住,千万不要再回家。
  我答应要到镇子上去借住,可是等到半夜的时候,我又悄悄摸回来了。
  现在,我有点儿信不过那个老太婆,我怀疑她是故意把我支出去,然后要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等我摸到太婆房间窗下,往里偷看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房间里居然没人。
  我觉得奇怪,三更半夜的,她能去什么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大门吱嘎一声响了,显见是有人进来了。
  我吓了一跳,以为是太婆,于是赶紧猫腰蹿回我的房间。
  我上床假装睡觉,心想就算被她发现,我也可以称自己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才回来睡的。
  大一会儿工夫,我就看见一个人影从窗户前面划了过去,直奔太婆的房间了。
  那个人影动作很怪异,一看就知道不是太婆。
  我心里一沉,心说难道是贼?
  想着,我就爬了起来
  悄悄地摸到了门口,顺着门缝朝着外面摸去。
  清冷的月亮光下,我就看到一个精瘦的人影朝着太婆住的那个房间走了过去。
  那个人影受的皮包骨头一样,但是个子很高,明显是个男人。
  他推开太婆房间的门就往里进,丝毫没有做贼的那种小心翼翼。
  我顺手抄起了门栓,悄悄猫到了窗户底下,准备出其不意,给他来一下狠的。
  但我临时多了个心眼儿,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猫在窗户外面偷偷往里瞧。
  月光顺着敞开的门照进去,我就看见那个人在太婆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的动作很怪异,每一次无论动作幅度多么大,但都悄无声息。
  所以尽管他在房间里乱翻,可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隔着窗户,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看一出哑剧一样。
  那种感觉,诡异,阴森,说不出的别扭。
  我越看就越觉得奇怪,等那个人转过脸来,人朝外的时候,月光打在他身上,我一下子就看清楚了他的脸。
  那一瞬间,我吓得牙都快给崩断了。
  因为我看到的,是赵全儿的那张脸!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南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19-10-19 15:19 , Processed in 0.20009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