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55281|回复: 1

[小说随笔] 嫌疑人的痕迹--第6章 排除嫌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13: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6章 排除嫌疑
  “他的戒指。他无名指上戴着婚戒,应该是变胖以后才买的,因此尺寸还算合适,并没有太勒手。而且你有没有注意他那个后改的文身,也就是那个R,那个字母明显是最近才改的,他因为身材走样,之前的文身已经有些变形了,但是R没有,说明是最近文上的。另外,他办公桌上的台历,19号这天画了一颗星,旁边写了周年两个字,还有个电话号码,我刚刚用手机上网搜了一下,是个花店。”
  夏岚看着陆博垣,觉得他简直是个妖精。
  “不过,他应该不是凶手,”陆博垣对夏岚说,“无论从哪一点来说,都不太可能。”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他明明被勒索过,所以有作案的动机啊!”
  “首先,他们分开已经很久了,就算因为这件事被勒索,也是发生在他结婚以前的事,距今也有一段日子了,犯不上为此杀人。其次,他昨晚根本没有在案发现场,而是出去应酬了,因此在时间上,也不具备作案的能力。”
  “你怎么知道他昨晚去应酬了?”
  “他的衬衫,其实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我第一感觉是,他很颓废,黑眼圈也比较严重,虽然他刮了胡子,也用了很多古龙水来掩盖身上的味道,但是我还是能闻出他身上的烟酒味儿……而且他刚刚脱上衣的时候,我注意到他衬衫腋下的汗渍。他确实胖了一些,也容易出汗,但是汗渍的痕迹有两处,颜色也不太一样,这是因为他昨天就穿了这件衣服,没有换,所以今天的汗渍和昨天的重叠了。”
  “可是,这也只能证明他昨天没有回家,没换衣服啊!说不定,他就是夜里喝多了,临时起意,才去杀了刘曦茜。”
  “他的衬衫领口有几处口红印,胳膊上有一条血痕,还没有结痂,说明是新抓上去不久,这些都是昨晚欢爱过的证明。林曦茜的指甲里没有他的皮肤组织,而且抓痕在他手臂内侧,如果真的是他用靠垫捂死了刘曦茜,刘曦茜反抗的话,被抓伤的部位也应该是手臂外侧。所以,理论上说不通。”
  “所以你才没有问他案发时间在哪里?”
  “是的,而且这些话,上午其他警官来询问时,已经做了笔录,不过他当时给的回答是在家,和老婆在一起。”
  “他这是给假口供啊!”
  “是,但是结果是一样的,他确实不具备作案的时间,所以排除了嫌疑。”

  见皮凯秋不回答,陆博垣也不再追问,不过还是拿着那几张没有露脸,只有身体的照片问道:“这两个人,你有印象吗?”
  皮凯秋面露难色:“没有脸,只有身体,这让我怎么认?”
  “你这一行,对于模特的身材,不是应该比对脸更印象深刻吗!”
  “就算是这样,那也是对女模特啊,男的……”他说完呵呵一笑。
  不言而喻。

  虽然没有查到更多信息,但总体来说,今天夏岚和陆博垣这一趟也不算白来,毕竟他们已经排除了一个嫌疑人,而且,还要到了周明,也就是现在的周志廷的电话,以及他新公司的全称。
  走出模特公司的大门,天色已近黄昏,秋天的傍晚,气温虽然不算冷,但风却有点大。
  夏岚只穿了件运动外套,不免觉得有些凉,于是低下头,将外套的拉链拉好。
  再看陆博垣,他还穿着那件灰色的长款呢子西装,皮鞋锃亮。走在闹市区的街头,小风一刮,还真有那么点英伦范儿。
  他刚刚把公事包放在了车里,因此什么资料都没拿。倒是夏岚,穿着运动服,背着个双肩背,怎么看都像是跟在大明星身后的小保姆,寒酸得很。

  陆博垣低头看了看表,17:43。
  这个时间,正好是晚高峰,就算能联系上周志廷,等他们再赶过去,恐怕也已经很晚了。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早上回我办公室报到。”
  “哦。”
  她点点头,跟着他,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陆博垣没有理会她,走了两步,见她还跟着自己,不由停下了脚步,“公车站在那边。”
  啊,什么?他这是想赶紧撇开她吗?
  “陆队,您也要回家了吗?”
  “不,我还有点事。”
  “哦,那您往哪边走啊?”
  “我往东。”
  “太好了!我也往那边去啊,您方不方便捎我到地铁站?”
  并不是她真的想占这个便宜,只是这里距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貌似也没有可以直达的公交车,如果要回家,还得再换一次车,所以实在是麻烦。
  “不方便。”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抛下这三个字,转过身,径自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夏岚看着他的背影,莫名有了一种想要一脚踹死他的冲动。
  陆博垣,奇怪的男人。智商确实很高,但是情商……
  简直令人发指!
  走出地铁站,夏岚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9:28。
  好吧,感谢她的新上司,如果不是他把她扔在那个离地铁站超远的地方,她起码可以早半个小时回家。
  快到家的时候,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是个未知号码。
  又响了几声,完全没有挂断的意思,她这才按下接听键。
  “喂。”
  夜幕低垂,昏黄的路灯下,耳畔传来的男声低沉而动听。
  “是我。”他轻轻地说道。
  这个声音,是陆博垣。

  第二天早上,市立医院门口。
  夏岚站在体检楼的大厅里,等着陆博垣。
  他昨晚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已经联络上了周志廷的经纪人,并且要到了他的行程。
  今天,周志廷要在这里拍电视剧。所以,今天她的任务就是和他一起来找周志廷做例行询问,不用回局里报到。
  由于昨天在模特公司的遭遇,夏岚今天也算是刻意打扮了一下。修身的牛仔裤,黑色短靴,上面是红白条纹的打底衫和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不算太正式,但也不会太随便,再加上她今天又仔仔细细地化了妆,所以总体来说,已经比昨天亮眼了许多。
  “他们包了整个体检楼拍戏,周志廷的部分应该是九点以后才开始,但是他现在应该在二楼的化妆间里化妆。所以我们还有大概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他似乎很喜欢穿西装,今天也依旧是深蓝色西服,白衬衫,没有系领带,而是围了一条蓝色的格子围巾。
  那西装的颜色,竟然和她的一模一样,乍看之下,倒是有点像情侣装。
  他的步伐比较大,夏岚腿短,只能在后面一路小跑,才能勉强跟上。
  化妆间在二楼的尽头,他们走进去时,周志廷刚刚化好妆,头发还没来得及整理。
  他坐在那里,穿了件医生的白袍,鼻子上架了副金丝眼镜,给人的感觉,既文雅又安静。
  夏岚想起了昨天看过的那组“照片”,金丝眼镜背后的他,倒真是奔放又大胆啊!
  “你就是陆警官?”
  将两个化妆师支走,屋里只剩下陆博垣、夏岚、周志廷,还有他的一个经纪人。
  “长得不错啊,当警察浪费了!”他有些阴阳怪气的,然后又从镜子里看了看站在陆博垣身后的夏岚,“怎么,出勤还能带女朋友啊?”
  果然,情侣装的效果。
  “我不是。”她小声地说道。
  他没理会,一边自己整理着发型,一边站起身。
  他的个子比想象中高,但却还是比陆博垣矮了半头。
  “你和刘曦茜,一直保持着肉体关系吗?”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7: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章 当红小生
毫无征兆地,陆博垣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周志廷蹙眉,嘴角随即挂上了一抹冷笑,终于转过身,直视他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张照片。”

陆博垣将那张昨天被大家放大研究过的照片举到他的面前:“这张照片在她手机里的记录显示,是两个月以前。”

“这……”周志廷似乎从没见过这张照片,惊讶过后,又故作镇定地轻轻一笑,“那是几年前的了,我俩早就分手了,谁知道她最近怎么回事,又把以前的照片拷进手机里了。”

“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几年的发色都是棕色的,一直到三个月前接了这部电视剧,才把头发剪短,还染成了黑色。”

周志廷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

“而且,你也许不知道,女人怀孕以后,身体就会发生变化,不仅仅是内部,连外部也是一样。随着雌性激素的增多,乳房会变大,乳晕也会扩大,颜色加深。如果你还是不想承认的话,还有……”

“够了!”

周志廷终于沉不住气了,打断他:“是,我是和她有来往,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

“阿廷!”一旁那个戴着帽子的经纪人忍不住大叫着制止。

“没关系的,”他显得有些不耐烦,想来因为明星的身份,他平时没少被迫压抑自己的情绪,“我不否认跟她有关系,人都有需要,我也是个人。”

“好,那也就是说,你知道她怀孕了?”

关于刘曦茜怀孕这件事,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别人都不知道。警方也刻意隐瞒了她死后被人剖尸取子的事,一来不想事情泄露出去造成恐慌,二来,也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

而周志廷显然是知道她怀了孕的,所以才没有任何的惊讶。

“对,我知道,所以才跟她彻底断了。”

“你是说……”

“没错,”他的脸色微红,看起来十分的激动,“我一直知道她这个人很直接,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只要有利益可取,谁的床她都能上!很多人都说我跟她分手是因为我搭上了个女制片,其实是因为她,她为了拿到一支几万块的破广告,竟然能跟好几个广告商睡觉!”

“阿廷,你……”

“没事的,江哥,让我说吧,说完我也痛快些。”他有些自嘲地笑笑,眼神里透着股哀伤,转过头看着陆博垣,“我这些年,过得也不好。演员就是人前光鲜,人后受苦,下三烂的事儿,我也没少干……其实,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曦茜了,直到三个月前,我接了一个汽水广告,其中有个群众演员就是她,我没想过会再见到她,我以为,她跟以前不一样了,以为我俩……”

“就那么两次,我跟她,就两次,我真的傻到以为她不一样了,谁知道她后来竟然来找我,跟我说她怀孕了!我不傻,我找人查了她的孕检报告,时间根本不对,那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原来在她心里,我就是个凯子,她想给她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爸爸,给自己找个靠山……她以前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竟然会拿自己的亲生骨肉当筹码,这种女人,我惹不起,躲得起!”

“她勒索你了没有?”

“有,她说孩子是我的,要是想让她打掉,就让我给她一百万。”

“那你给了吗?”

“当然没有,我不怕她去闹,反正那孩子不是我的,就算把事情闹开了,我也是受害者。”

“可你就不怕她把照片公开?”

“我根本不知道她拍了照片,如果不是你拿给我看的话。”

奇怪了,这个刘曦茜到底有什么毛病,既然都能拿肚子里的孩子来敲诈了,怎么偷拍了照片却不肯拿出来?按理说,这应该比声称自己怀孕更有值得要挟的价值啊!

夏岚看了看陆博垣,他似乎也在沉思之中。

“这件事,除了你,还有别人知道吗?”

“有,”那个从刚才起,就一直不太起眼的经纪人,此时终于开了口,“我知道。”



周志廷的经纪人叫刘江,今年32岁。他在这行资历不算深,确切地说,周志廷是他带的第二个艺人,之前还有一个三流的主持人,不过事业一直不顺,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改签了周明,并为他改名为周志廷。

“你也认识刘曦茜吗?”

“知道这么个人,但是印象不深。”

“那作为周志廷的经纪人,你对她勒索的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陆博垣说的这些话,感觉就像是八卦记者的提问,但他的样子偏又非常认真,让人完全没有办法招架。

刘江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说道:“当然是气愤了,有些女的就是那么恶心,阿廷这么好,她都不知道珍惜,等他红了,又像苍蝇看见肉一样使劲往上扑!”

他的语气很激动,说着说着连脸也红了。

夏岚自认不是腐女,但不知为什么,却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连她都看出来了,陆博垣又怎会看不出?可他偏偏不动声色,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在这方面继续追问。

“昨天凌晨一点到五点之间,你们在哪里?”

刘曦茜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加上处理尸体的时间,大概在这个时间段之内。但是夏岚却注意到,他问这句话时,用了“你们”这个词。

两人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请回答。”语气平淡,但却咄咄逼人。

“在我家。”

“在家。”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哦,究竟……”他看着他俩,“在谁的家里?”

周志廷的脸有些发红,不去看他,转头望向别处,“我们住在一起。”

“复式结构,一人一层。”一旁的刘江此地无银道。

而周志廷则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继续陈述道:“昨天收工很晚,到家已经快两点了,洗完澡,又对了会儿台词,大概三点多就睡了。”

“除了你们两个人,有人能证明吗?”

“没有,不过我们小区有监控,你要是不信,随时可以去调查。”

“好,谢谢提醒,我会的。”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一个扎着辫子、皮肤白皙的男化妆师探进头来,“廷哥,差不多该您了!”

“好,我知道了。”周志廷点点头,脸上带着微笑,那化妆师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我要工作了。”

“最后一个,”陆博垣摆摆手,示意夏岚过来,“你们能提供一下DNA吗?”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南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19-7-20 07:16 , Processed in 0.29019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