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62880|回复: 3

[青春随想] 【雁北堂】嫌疑人的痕迹-第1卷序幕BlackDahlia—黑色大丽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7 21: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卷
序幕
BlackDahlia—黑色大丽花。

美国历史上一起臭名昭著的悬案。

说真的,他对这个案件并不了解,所有的记忆,只是源自那部印象并不深刻的电影。他所记得的,几乎只剩下海报上那诡异的笑。一群主演的半身像在后面,前面则是黑色大丽花那美得令人目眩的侧脸。黑发,雪白的肌肤,还有那顺着红唇滑落的,鲜红的血痕……

本是多么纯洁而美丽的少女啊!

他看着她,一如往常般俯下身,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双唇。

没有人能理解那种痛,就像心被掏空了一样,明明不想哭,但是等到回过神来,早已经泪流满面。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它早已不再颤抖,可即便再怎么紧握,到头来,也还是空无一物,什么都抓不住……

他圈住她的肩膀,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为什么,你这么不听话?如果你肯,明明可以一直这样,一直做我的宝贝。可为什么,你要打破这一切,摧毁我们这微不足道的幸福呢?

他想要留住怀里这最后一丝的温暖,可即便是这样,那温度还是很快就会被风吹冷。她的眼神正在一点一点地下沉,身体最终变成了一副毫无生机的空壳。

他把她放在地上,冰冷的手指,最后一次拂过她的脸颊。再见了,我的公主。或者,永远都不会再见。

不再迟疑,手起刀落。冰冷的刀刃就这样划开她雪白紧实的肌肤,时间,仿似一瞬间戛然而止。

紧接着,他好像听到了一声心跳。那么幼小,又那么顽强。每一击,都像是在控诉着他的无情。

泪水再一次滑落脸颊,伴着她的鲜血,绽放成一朵娇艳的玫瑰。宛如他与她之间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荆棘。 
第1章 血色红唇
秋日午后的阳光,浓烈,但并不刺眼。

夏岚仰着头,望着天空。

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场,却表现得异常失败。

其实,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

她从小就喜欢看刑侦题材的书籍和影视剧,毕生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犯罪现场勘查员,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受害者沉冤昭雪。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即便她已经学了这么多年,也看了这么多年,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尸体却还是吐了,而且,吐得一塌糊涂。若不是师兄及时将她拉了出来,她甚至可能直接吐在案发现场。

师兄小王把她搀扶到了小区花园,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笑道:“没事的,一开始都是这样的,多看几次就好了。”

她擦擦嘴,感激地笑笑,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其实也不是你的问题,这案子确实是血腥了一些,第一次勘查现场就看到开膛破肚,能受得了才奇怪。”

是啊,今天原本不该她来出现场的,毕竟她还不够资格。

可偏偏同组的另一个人刚好请了假,这案子情节又比较严重,上面非常重视,生怕人手不够。所以,她这个“菜鸟”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来。

“我,我好多了,谢谢师兄。”

“真的没事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实在受不了也可以不用回去的。”

言下之意,他一个人也是可以应付的。

“没关系的!”她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我能行的,真的没事了!”

“嗯,那就不用你管玄关的部分了,去别的房间勘查吧。”

玄关,就是女尸所在的地方。

小王这个人,虽然矮矮胖胖的,看似比较粗心,但对待后辈,却也有着小小的温柔。

夏岚感激地点点头,整理了一下仪容,跟着他朝着楼门口走去。

再一次回到案发现场时,法医已经赶到了,正蹲在玄关的尸体旁,做初步的检查。

法医戴着口罩,穿着件蓝色的工作服,脚上套着鞋套,头发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夏岚看不清她的脸,但那苗条的背影却显示出了她的性别。

夏岚隐约觉得,她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大,因为她旁边的工具箱上竟然绑着一条黄色的丝质小方巾,原本冰冷的气氛也柔和了一些。

其实,被害人的血早就干了,而且凶手也做了细致的清理,所以现场并没有太多的血迹。

那是个年轻女性,从一些现场摆放的生活照片看,她长得很美,是大部分男人心目中的那种女神级的人物。可现在,她却赤身躺在地上,从胸部往下,一直到下阴的部分,都被人残忍地划开了。由于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身体也慢慢出现了尸斑,伤口处的肉,白花花地翻着。

这种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

夏岚皱了皱眉,尽量躲着尸体,绕进了里屋,却听到小王师兄与那法医在打着招呼。

“苏姐好,咱们有日子没见了吧?”

“最好别见,有我在,准没好事。”那声音带着点小性感,虽然在调侃,但语气又异常的认真。

“怎么,带了个新人?”

“是啊,小孩子第一次出现场,有点儿不适应。”

“不碍的,多见几次自然就习惯了。”

夏岚不再分心,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既然帮不上太多忙,那就从最角落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怎么,你要负责厕所?”

“是啊,师兄你忙别的吧,厕所我承包了!”

“呵呵,”他被她逗笑了,“行,那我去卧室。”


死者名叫刘曦茜,今年22岁,生前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也难怪夏岚看到她放在房间里的照片时,觉得有些眼熟,说不定,自己就曾经光顾过她拍广告的网店,买过她拍照时穿的同款衣服。

不过,以模特来说,刘曦茜也算是朴素了。打开厕所的柜子,刘曦茜的护肤品竟然少得可怜。夏岚心想,哪像自己,光是擦脸用的爽肤水、润肤霜就有一大堆,更别说还有那些瓶瓶罐罐的面膜和精华液。

而比起护肤品,刘曦茜的化妆品则更少了,只有两支简简单单的口红,一支红色,一支淡粉色。今天,她擦得就是大红色。苍白的脸颊,火红的嘴唇,如果不看那令人反胃的尸身,也算是个性感尤物了。只可惜红颜薄命,她生得美丽,死得却令人触目惊心。

储物柜收拾得相当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夏岚拿起梳子,小心翼翼地取了几根头发包好,贴上标签,以便拿回去做进一步的检测。然后转过身,准备开始检查马桶。

马桶盖和马桶圈向上掀着,夏岚瞅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掏出棉签,在上面擦拭了几下收起来。

垃圾筐很干净,似乎刚被人清理过,里面只有两张卷成团的手纸,还有一些碎发,她也将这些一一收进密封袋里包好。

洗手池的水槽和地漏也全都打开,将里面的毛发收了起来。

全都整理完,夏岚直起腰,又环视了一遍,生怕有什么遗漏。

毕竟是第一次出现场,她不想出什么纰漏,给大家带来麻烦。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掌声。


他的个子很高,目测至少一米八,而且比例极好,两条长腿在西装裤的包裹下,显得笔直而结实。并不是所有男人都适合穿长款西装的,而他却刚好属于那种可以驾驭的类型。

深灰色呢子西装,剪裁得相当得体,显得他本不算魁梧的肩膀异常的挺拔。黑色的衬衣,腹部看不到任何多余的赘肉。一双擦得闪亮的皮鞋,更是给他的整体形象加了分。

至于他的样貌……坦白说,夏岚根本没看清。因为,此刻他正用一条大红色的围巾围住了脸,将自己眼睛以下的部分包了个严严实实。

他的名字,叫陆博垣。

他是上级针对此次的案件专门派来的技术顾问。没人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的,职位等级又是如何,但是,一把年纪的分局局长亲自跟在他的身边,说起话来也是毕恭毕敬的。仅凭这种架势,就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不服。

除了苏珊以外。

苏珊就是刚刚负责验尸的那名美女法医。

她的声音美,长得更美。

此时她已经脱下了口罩和头套,站在大门口和陆博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她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六七岁,但是听小王说,其实她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一头暗红色的波浪卷发,在阳光下显得既柔和又富有魅力。妆容看起来也很精致,为本就美丽的脸庞增色不少。

“什么时候回来的?”问话的是苏珊。

陆博垣从红围巾后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地上的女尸,淡淡道:“上个月。”

“回来也不打电话?咱们好聚一聚,顺便带你到处逛逛。”

“不必了。”

“你都不好奇这些年来有什么变化吗?”

“有一种东西叫Google。”

苏珊当场气结。

陆博垣迈开长腿,从女尸旁边跨过,“少了什么没有?”

两个人似乎很默契,苏珊刚刚还是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此刻却严肃地回答道:“目测没有少什么,器官都在,虽然有些错位,不过……我回去进一步解剖后才能告诉你。”

他蹙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谨了?”

“不严谨不行啊,”她微微一笑,“我可不想被你说出什么来。”

他没穿工作服,也没穿鞋套,就这样走了进来,看似毫无目的地满屋子乱转。

“怎么样啊,陆博士,您有什么见解?”局长笑得很热情,夏岚看了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

他没说话,顺手拿起一副手套,也不戴,而是垫在手上,时不时地打开一些柜子或者抽屉,看上几眼再关上。

红围巾背后的那双眼睛,神秘而明亮。

那一刻,夏岚有点想笑。因为这条围巾和他的整体形象实在是太不搭了!

陆博垣到处看了看,最后来到了厕所的门口。

夏岚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背着背包,站在那里朝他行“注目礼”。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的表情。

“厕所是你负责勘查的?”

“是。”

“第一次出现场?”

语气中倒是没有什么不礼貌,可不知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她莫名觉得有些火大。

“很好,”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他又径自道,“厕所是最能看出问题的地方,你看出什么了?”

呃……这是在测试她的能力吗?

好啊,谁怕谁!


发表于 2017-8-8 22: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剖尸取子
她微微仰起头,从容不迫道:“已经收集了一些毛发,垃圾桶里的纸张也都整理好了,有待回去进一步化验。总体来说,我认为死者并不是一个人住,至少,她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性伴侣。”

“哦?”她的话令红围巾后的眼睛第一次有了表情,“何以见得?”

夏岚听出他语气里的赞许,心情也好了一些,嘴角微微扬起。她伸出手,指了指马桶,“一般女性独居的话,是不会把马桶圈抬起来的,只有男人才会这么做。我进来时,那马桶圈就是抬起来的。”

“可是,也不见得吧,”一旁的局长忍不住搭话道,“万一她就习惯把马桶圈抬上来呢?”

“不会。”

夏岚摇头,又弯下腰,用手指了指坐便器的边缘,那里分布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尿渍。

“就算是个人习惯,也不可能有哪个女人会尿到这里的,这些尿渍已经留了很长时间,而且面积很大,还特别分散,说明是长期遗留造成的。”

听她这么一说,那局长也认真地看了看,这才点点头,表示同意。

“可你又怎么知道一定是性伴侣呢?说不定,是她的父亲或者兄弟。”

“不,我很肯定,因为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推断,只是不晓得成立不成立。”

“什么?”

“我觉得……”

说到这里,夏岚的表情也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如果她的推断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太可怕了。

“我觉得,女死者应该是怀孕了,或者说是怀过孕。”

是的,怀过—因为她并不能推断出她有没有去堕胎。

“什么?你说她怀孕了!”

局长禁不住大叫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起案件的性质就更恶劣了!本来以为就是普通的谋杀,对于单身独居女子的恐怖开膛。可要是对方不仅仅是个独居的女子,还是一位准妈妈的话,那……

“苏法医,苏法医!”

局长大声叫着,希望苏珊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不用叫了。”陆博垣终于将那围着鼻子的红围巾拉了下来,他的脸比想象中更加的俊朗。眼神深邃,鼻梁高挺,一张薄唇,唇角微微上扬,桀骜中又透着股令人毋庸置疑的自信。

此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夏岚,眼神中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笑意。

接着,他用那极富磁性的嗓音,低低地说道:“你说对了,刘曦茜确实怀孕了,而且,凶手剖开了她的肚子,拿走了她肚子里的胎儿。”

“你们说什么!”

局长大人的脸瞬间就白了,下意识地转头朝玄关的位置看了看,他极力忍住一阵恶寒,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吐出来。

陆博垣看着她,“你是怎么推断出死者怀孕的?”

“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吧。”夏岚耸耸肩。是啊,能猜到真的可以说是运气。

“死者是个模特,平时有很多机会接触各种化妆品和护肤品。她年轻漂亮,很注意仪表,应该也有很多追求者,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没有不喜欢打扮的,何况她还是个模特。”

“继续。”

“但是我注意到,她的化妆品很少,只有两支口红,护肤品用的也都是无刺激的。而且,我注意到死者在房间里摆放了很多照片,每一张都很美,化的妆有浓艳的,有淡雅的,但是都很精致,她绝不可能只有这么少的化妆品。她死的时候是短发,而且是素颜,因此也进一步说明了,她可能已经怀孕了。”

“那好,”局长点点头,转而看向陆博垣,“那陆博士又是如何得知死者没有堕胎,而是正在怀孕中的呢?”

奇怪了,刚刚明明是和他一起进的门,虽然他知道陆博垣和苏法医是旧相识,但他们刚才对话时,自己一直就在旁边啊,并没有听到苏法医吐露过死者是孕妇,胎儿被剖走的这件事啊!事实上,恐怕连苏法医也只是推测,还没有得到证实。那陆博垣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很简单,”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伸出双手,做出一个展示的手势,“玄关、卧室、厕所、厨房……到处都是死者有伴侣而且正在怀孕的证据。”

这回轮到夏岚皱眉了,他这么说,未免有些太自大了吧!

见他们不信,他虽然不屑,但还是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既然在厕所,那就先说这里,刚刚这位……”

他看着夏岚,沉默不语。

夏岚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叫夏岚。”

“夏小姐,”他继续,“你说的很对,给出的证据也还算充足,不过除了坐便器上的尿渍以外,还有另一点可以证明死者是有固定伴侣的,那就是……”

他突然向前一步,伸手向着夏岚的脸颊探过来。

她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整个人贴在了洗手池上。

但是,他却并没有将手放在她的脸上,而是一错身,将手伸向她背后洗手池上方的梳洗台,从上面取下一个装牙刷的塑料筒。

那筒上有几个圆孔,其中一个原本是插着死者所用的牙刷的,但是刚刚已经被夏岚收走,以便用于DNA检测。

“你刚才从这里收走的,是几支牙刷?”

“一支。”她很肯定地回答道。

陆博垣笑了,有些清冷,但却很好看。

“只有一支牙刷,何必要特意买一个装牙刷的筒?这个凶手很细心,他已经尽量将自己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都清除了。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根本检测不到他任何的指纹,至于脚印,我刚刚在玄关看了,死者家里有好几双男士拖鞋,款式和尺寸都是一样的,不过很可能都是客用的,他真正穿过的那双,恐怕已经拿走了。”

“你的意思是,凶手就是死者的伴侣?”

“很有可能,不然他不用费力把自己的毛巾、牙刷、剃须刀这些东西统统拿走,当然……”他微微一笑,眼神朝着外面瞟了瞟,“他还拿走了最能给他定罪的物证,或者说是人证。”

“你是说……”

“没错,他拿走了他的孩子。”

夏岚觉得周身一阵发冷,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有多变态,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但陆博垣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如果不是这样,又何必非要剖尸取子呢?

他拿走了能证明自己在这里出现过的一切,却没办法拿走留在刘曦茜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他曾经和刘曦茜有过关系的最好证明。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既然相爱过,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明明连孩子都有了。

可说不定,这孩子就是这场悲剧最根本的导火索。

也许,他们并不能像一般的情侣那样结婚,共度下半生。不是她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像刘曦茜这样的年轻女模特,又有几个是本本分分的?能赶上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已经算是幸运了,说不定,男方根本就是有家室的人。

“说不定,她早就把孩子打掉了,所以他才一时气愤……”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她忍不住说道。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地打断她,“我在厨房发现了几盒猫罐头,储物柜里还有半袋没用完的猫砂。”

猫?奇怪了,她自己明明也有养猫啊!可是怎么却没有察觉到这里有养过猫的痕迹呢?

不过这么一说,她刚刚确实好像见到了女死者抱着一只美短拍的照片。

见她一脸的茫然,陆博垣叹了口气,解释道:“死者应该是很喜欢猫,她买的猫罐头都是名牌,价格并不便宜,猫砂也还留着,说明她并没有把猫送人的意思。但是这里却没有猫,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她为了安心养胎,把自己的爱猫暂时送到了别处寄养。”

可是,这里连一根猫毛都没有,你又是怎么发现这里有猫的!

像是听到了她心中的疑问,局长替她问道:“陆博士又是怎么知道这家养了猫的呢?”

“那就更简单了。”他又一次将围巾拉到了嘴上,盖住了鼻子,幽幽道,“我对猫毛过敏。” 
第3章 特案小组
陆博垣的话很快便得到了证实,警方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刘曦茜寄养在朋友家的那只猫。而且,也正式确认了刘曦茜已经怀孕的这个事实。

那个答应暂时帮她养一年猫的朋友叫Candy,也是个模特。两个人经常一起开工,关系算不上很铁,只是偶尔一起吃个饭或是逛逛街。

“曦茜没什么朋友,她怀孕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Candy哭得梨花带雨,但很明显,她的害怕多过伤心,毕竟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想想都觉得恐怖。“我不知道她孩子的父亲是谁,我虽然有时候会帮她带猫,可我就去过她家两次,这两次都没见过有男人。”

“那她怀孕以后,心情怎么样?我是说,你觉得,她是开心还是焦虑?”

问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警官,他身材魁梧,长得也棱角分明,穿着警服,更显得英俊帅气。Candy虽然在哭,但眼神却时不时往他的脸上瞟。

“应该是开心的,刚查出来的那段日子,她整天都在念叨,说要是生个儿子就好了。”

“儿子……”小警官完全不理会她的挤眉弄眼,若有所思道,“她不喜欢女儿吗?”

“我也说生个女儿好,她这么漂亮,不生女儿浪费啊!可她说生了儿子,才能母凭子贵。”

母凭子贵?这个词用得多么讽刺,也多能说明一切啊!

“没错,就是‘母凭子贵’!” 陆博垣在写字板上画了一个圈,将这四个字圈住,然后回过头看着大家,“刘曦茜一个普普通通的模特,月收入并不算太高,但是她居住的圣亚花园,每个月的房租就要四千多,再加上日常开销,绝对不是她能负担起的。所以这也变相证明,她并不是一个人住。”

苏珊轻蔑地笑了笑,忍不住道:“其实啊,到底是一直住一起还是人家只是偶尔过来跟她睡一觉,这还不好说呢!”

夏岚看着苏珊,真的很难想象像她这样的美人,嘴里说出的话却是这么粗糙……当然,更令夏岚想不到的是,自己不过是第一次出现场,竟然莫名其妙地会被陆博垣看中,此时此刻,竟然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在一起讨论案件。
发表于 2017-8-9 13: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4章

在座的除了夏岚、陆博垣与苏珊之外,还有另外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是男的,一个是刚刚汇报过情况的聂程涛,他是在立案后,负责询问情况的警官之一。今年24岁,和夏岚同龄,也是刚刚从警校毕业不久。小伙子人长得精神,体格也不错,一看就是个运动健将。

另一个与他截然相反的,正坐在会议桌一角,用笔记本不知在弄着什么的眼镜男叫车瑞。他的皮肤偏白,头发也乱糟糟的,有点自然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是个典型的宅男形象。

“哈喽!你说你姓车?”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苏珊笑嘻嘻地问道,“这个姓可不多见啊!”

他也不在意,一进屋,就开始折腾着他的笔记本,“嗯,我是朝鲜族。”

“哎哟!车瑞!这名字不错!”苏珊摆出一副花痴大姐姐调戏小男生的架势,“车瑞……Cherry,不如以后,我就叫你小樱桃好了!”

此话一出,一片沉默。

夏岚仿佛已经看到车瑞的头上出现了好几个气结的符号,可他却偏偏没有发作,仍旧不动声色地捣鼓着他的电脑,然后在他终于插好一大堆线,坐下以后,突然抛出一句话来。

“苏珊—大妈。”

声音不大,但绝对有爆发力。

好不容易忍住笑的大家,更是被憋得几乎内伤。除了陆博垣,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很不好。其中,尤以苏珊最为严重。不过,她还是有涵养地忍住了,没有当场爆发。

最后一个人,是个叫徐子峰的中年大叔,听说是个退伍老兵,他个子不高,一脸的正气。举手投足间有股军人特有的质朴和谦逊,而且笑起来非常的诚恳。所以这三个人之中,夏岚觉得,他给人的感觉最亲切,就像个和蔼的长辈,非常靠得住。

而他们这六个人,之所以会凑在一起,听说是为了这次的“孕妇剖尸取子案”而特别成立的办案小组。陆博垣是组长,其余的人都是他亲自挑选的。

“我觉得,除了女死者在傍大款之外,她想借由孩子,尤其是儿子来逼对方结婚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继续刚才的话题,徐子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陆博垣点点头,显然对他提出的这个观点也表示认同。“确实,她虽然没有向任何人吐露她交往的对象,但是从她身边朋友、同事那里得到的情报,我们有理由相信,她十分爱那个男人,并且希望可以和他结婚。”

“想结婚,可是又结不成……”苏珊自言自语,“果然,这事儿有蹊跷啊!”

“蹊跷?”夏岚蹙着眉问道。

“不是小三,就是生活不检点,孩子他爹都不信她,所以根本没打算和她结婚!”

见苏珊越说越激动,陆博垣用手敲了敲桌子。

“现在说说死因吧。”

陈述句,仿似他早就知道了一样,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苏珊似乎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也不生气,拿出事先写好的报告复印件,分给在座的其他人。

“她是被人在睡梦中用靠垫捂住鼻子,窒息而死的,我在她的鼻腔里发现了一些纤维,正好和她沙发上的一个粉色靠垫相符,照片也已经附在报告里了。另外,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夜里一点到两点之间。”

“所以言下之意,她是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被人捂死的?”徐子峰好奇地问道,“可尸体所在的地方,不是玄关吗?这么说,她是死了以后才被人移尸到外面的?”

“应该是这样没错。”这次轮到夏岚发言了,毕竟她接触了第一手资料,而且勘查现场本来就是她的职责,“我们没有在地上发现拖拽的痕迹,她应该是死了以后再被人抱过去的,至于为什么要将尸体挪到玄关的位置,我个人分析,和室内的装潢有关。”

“哦,此话怎讲?”

“因为沙发所在的客厅,还有卧室,铺的都是地毯,厕所和厨房的面积也不是很大,应该不太方便凶手进行剖尸,所以只有玄关符合要求—地砖,且空间充足……不过,虽然他对现场进行了清理,但渗透到地下的血他却没有办法,所以今天早上,当楼下的邻居起床准备出门的时候,就发现了从楼上渗下来的血,所以报了警。”

是的,类似的事情,她也曾经遇到过。楼上装修渗水,流到了她家的天花板上,弄得墙体湿了一片,最后交涉了好几次,楼上才同意帮她修补,重新粉刷了墙壁。

现在想想,她还算幸运了,起码流到她墙上的是水,不是人血……唉,真替死者楼下那户邻居感到难过。

听了他们的话,一直坐在电脑后面的车瑞终于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死者被捂住的时候,没有反抗吗?”

这话显然是问苏珊的,不过他没有刻意叫苏珊大妈,因此,她也没有生气。

“Nothing。”她耸耸肩,回答道,“指甲很干净,身上也没有任何扭打或者防卫过的痕迹,死者当时应该睡得很熟。”

“嗯,大门也查了,没有强行进入或者撬锁的痕迹。”夏岚补充道。

“最后,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苏珊停顿了一下,环视着在座的几位男士,“死者目前已经怀孕四个月了,没有遭受性侵犯。”

这话说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了。没有撬锁,说明凶手有钥匙。死者躺在沙发上,睡得很熟,而且案发时间是夜里一两点,也就是说,死者是在等人回来。至于没有性侵犯,很显然,根本就不需要。

所有的证据,都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凶手不是别人,正是死者的同居人! 
第4章 模特照片
就在众人陷入沉默,正想着要从哪里入手的时候,车瑞却突然举起了手。

“查到了!”他扭过头,示意大家看大屏幕。

“这是我针对死者过去两年所做的调查,她的微博、朋友圈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平时只是喜欢发一些自拍图,邮箱里的邮件也多是些工作上的邀约以及合同。不过她的手机却意外的干净,我觉得她应该有删除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的习惯。”

“OK,那你究竟查到了什么?”聂程涛的性子比较急,不喜欢拐弯抹角。

“这是个没有隐私的年代,很多人喜欢删除记录,因为怕别人发现自己的隐私,觉得这样没有安全感。”

“所以,我们可以去电话局或者营业厅查询?”

“不用那么麻烦。”不等车瑞开口,一旁的陆博垣替他说道,“就算手机删除了,可是云端也会有记录。”

“答对了!”车瑞微笑,又轻轻敲了一个按键,屏幕上突然就出现了一大堆的照片。

在座的几位男士,脸顿时就红了。当然,不包括陆博垣。

那是一组相当大胆露骨的照片,而女主角无疑就是刘曦茜本人。她本就长得漂亮,身材也非常有料,此时搔首弄姿,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与表情,就连同为女性的夏岚看了,也不禁有些脸红。

而更令她羞得抬不起头的原因是,在一大堆香艳刺激的单人照之后,竟然还有双人的……

而且,每一个男人都不一样。

这些男人有的露了脸,有的则没有,但是看身材和肤色也能猜出不是同一个人。她大概浏览了一下,露脸的至少有三个人,而没有露脸的,则有两个。

“乖乖……”苏珊吹着口哨,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够厉害的啊!这露脸的三个人里,有两个长得挺帅的,而这没露脸、只露了肉的两个,就更帅了!”

是啊,那没有露脸的两个,身材还真是……咳咳。

“靠!”

“我去!太他妈变态了!”

正在继续看着,众人突然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原来随着特写镜头越来越多,他们竟然看到,照片里某位男主角的私密部位竟然打了孔,穿了环。

夏岚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也和在场的其他几位男士一样,觉得相当“蛋疼”。

不过,一直和大家一起看着照片的陆博垣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应,反而有种微妙的兴奋感。

“很好!”他拍了拍车瑞的肩膀,“做得不错,现在照片也有了,这是有力的证据!所以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赶紧找到照片里的这个几个人!”

“嗯,好的,我现在就把那三人的脸截出来,去打印。”

“我负责去问邻居,顺便再去调一下大厦的监控录像。”

“我去找死者的朋友和同事问问,看有没有认识这几个人的。”

“怪了……”就在大家都兴冲冲地要行动起来的时候,夏岚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照片中一个男人的脸发起了呆,“我怎么觉得,这个人长得这么眼熟?”

“哪一个?”苏珊靠过来,写了一脸的八卦。

“那个。”她脸红地指了指屏幕,“脸放在刘曦茜胸前的那个。”

她这话说完,所有人都回过头,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张照片上,车瑞还体贴地将图片放大了,单单截出了那个男人的侧脸。

“我靠!”

过了一会儿,苏珊突然后知后觉地大叫了起来。

“怎么了?”

“这他妈是周志廷啊!”

她本以为这话说完,会引得大家一阵骚动,谁曾想,除了夏岚之外,其余的人竟然都不知道她口中的周志廷到底是谁。

“周志廷,影视圈的当红小生,早年也是模特出身,拍过好多女歌手的MV,还有广告。后来被一个导演看上,参演了一部众星云集的电影,然后就一夜蹿红!风靡万千少女啊,我去!别告诉我,你们都不看电影电视的啊!”

“我很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

“抱歉,我只看美剧。”

“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呃,好吧。”苏珊叹了口气,和直男谈男人,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陆博垣没有理会她,而是示意车瑞将图片往下移动,又浏览了一下那两个没有露脸的男人,“刘曦茜是模特,这个周志廷也是模特出身,这两个没有露脸的男人,很有可能也是。”

“夏岚!”他突然抬起头叫道。

夏岚没想到他会叫自己,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他。

“一会儿你把这两个人的照片也打印一些,跟我一起去刘曦茜所在的模特公司问一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两个人。”

她点点头,“哦。”

他看着她,表情相当严肃,“记住,那几张有环的照片也要打印,这是一个能找到当事人的重要特征!”

“哦,我……我知道了。”

“很好,大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他站起身,做着最后的总结,举手投足,虽没有领导的架势,却不怒自威,自成一股气场,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我有一个!”苏珊举手,一脸的调笑。

他看了她一眼,自动忽视。

“喂!我在举手啊!”苏珊又一次大叫。

他摇了摇头,道:“你,Pass!”说完,开始低头收拾资料,准备马上行动。

“喂,苏姗姐,你想问什么?”看着陆博垣埋头整理资料,没有往这边看,夏岚凑近她,小声地问道。

苏珊朝陆博垣的方向挤了挤眼睛,“我想问问他,以后要怎么称呼他,是叫他陆Sir、头儿,还是和局长一样,叫他一声Dr.陆?”

“哦。”

夏岚了然,微微一笑,也开始收拾起桌上的资料。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问的也是无关痛痒的东西,因此别人都没有理会。陆博垣收好资料,放在公事包里,然后迈开长腿,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经过她们俩人时,却顿了顿脚步。

“叫我陆队。”

声音很低,说完转过身,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夏岚从没有因为外貌而自卑过,甚至从小到大,她一直觉得自己长得还不错。

今年是她的本命年,24岁,虽然不敢说是花一样的年纪,但起码还算年轻。她的身高不算理想,但也没有拉国民身高的后腿,刚好卡在一米六。不过比例还算不错,要是穿上短裙和高跟鞋的话,视觉上还有提升的空间。

与现在流行的那种锥子脸不同,她是典型的鸭蛋脸,大眼睛,双眼皮,棕色的齐肩梨花头,没有刘海,却仍然可爱。她不喜欢化浓妆,但出门前,也会淡淡地打个粉底,涂涂眼线,再擦一个淡粉色的口红。

她的工作是现场勘查,没必要穿套装和高跟鞋,再加上她平时也习惯了穿牛仔裤和球鞋,所以今天也不例外,只是最简单的运动装,看起来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这样的她,走进刘曦茜所在的模特经纪公司时,真的有一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感觉。

尤其是身边还站着一个身高和相貌都完全不输专业模特的陆博垣。

“你好,是约了来面试的吗?” 
发表于 2017-8-10 22: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章 贵圈真乱
  前台的礼仪小姐双眼放光地看着陆博垣,笑得一脸的谄媚,但是当她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夏岚时,表情明显地从惊为天人转化成了不屑,“不好意思,找人的话,是不能进去的。”
  这态度,简直是180度的大转变啊!
  更气人的是,旁边还传来了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呵,什么情况啊,现在招新人连身高都不看了,以为是个人就能当模特啊!”
  “估计是应征平面的吧,反正也不看身高,腰倒是挺细的,可惜没胸。”
  如果不是自己的新上司就在旁边,夏岚真有种冲过去跟那俩三八理论的冲动。
  “喂!”
  就在她一直盯着那俩可恶的女人时,陆博垣已经表明了身份,由前台小姐指引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他走了几步,却发现夏岚并没有跟上自己,于是只得停下来,朝她叫了一声。
  “哦!”她答应着,赶紧跟了过去。
  负责接待他们的是这家公司的经理,一个白白胖胖、憨态可掬的中年男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他这种形象会在模特公司做高管。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穿着件白衬衫和休闲的西装外套,而且喷了足有一公升的香水,让人闻得头昏,光看样貌,他怎么看都像是干餐饮的。
  “陆警官好,我叫皮凯秋!”
  皮凯秋?皮卡丘!
  夏岚瞬间脑补了他变成黄色,摇着大耳朵的样子,然后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陆博垣没有搭理她,当然,也没有刻意纠正皮经理对他称谓上的错误。毕竟这种时候,警官的身份会更方便他做事。
  “你好,”他从容落座,开门见山道,“我想关于刘曦茜的事情,已经有其他警官来问过话了。”
  “是啊,小茜的事,真的是没想到!”皮经理搓着双手,表现出一脸的惋惜,“她可是我们公司最红的平面模特之一,年纪轻轻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
  “我就直接问了,”陆博垣懒得搭理他的客套话,从夏岚手里接过刚刚打印好的照片,推到他的面前,“照片上的这几个男人,不知道皮经理认不认识。”
  虽然已经进行了简单的截图处理,但那皮凯秋也不是瞎子,还是能看出这些照片是在什么情况下照的,他的脸有些发红,表情更是尴尬到不行。
  “这两个是认识的。”
  他拿出其中两张,递到陆博垣的面前,其中一张,正是周志廷。
  “这是阿明。哦,他以前叫周明,现在叫周志廷。”
  “他以前是你们公司的?”
  “对,他那时候还不红。”他咬了咬嘴唇,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道,“小茜和他交往过,不过后来分了,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好像是因为那时候阿明搭上了一个女制片。后来他还跟我们公司解了约,改了名,去当了演员。”
  “那这个人呢?”
  陆博垣指了指照片上的另一个男人,黑色短发,单眼皮,耳朵上还戴了个银质耳钉,倒三角的身材,手臂上还有对翅膀状的文身,上面写了两个英文字母,AK。
  皮凯秋看着他,表情非常的奇怪,半晌,才缓缓道:“是我。”
  “什么!”夏岚大叫。皮凯秋这话说完,别说她了,就连一直处变不惊的陆博垣也明显愣了两秒。
  试问谁又能想到,照片上这个小眼睛的帅哥,竟然就是面前这个白胖子!这简直……简直比看到尸体时,都更令人震惊!
  “皮经理,你知道欺骗警方是什么罪名吗?”就在夏岚还处于放空状态时,陆博垣问道。
  皮凯秋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额头已经开始冒出汗来。他不再解释什么,直接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陆博垣没有阻止,夏岚更没有,因为此刻她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还在看着桌上那张照片发呆。
  皮凯秋已经脱得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短袖T恤。他撩起袖口,露出那因为肥胖而变得走形的文身。
  翅膀还是那对翅膀,但现在这个形状……怕是飞不起来了。
  至于AK那两个字母,K则已经消失不见了,转而改纹了R。
  检查完文身后,皮凯秋又慢慢地将衬衫穿上,然后坐回座位,尴尬地笑了笑,“我的英文名字叫Alex,小茜的英文名是Kristen,其实……我俩以前也曾经交往过,后来分了手,我就把K字给改了。”
  呵呵,这个R,怕是新欢的缩写吧?夏岚扶额,此时她满脑子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贵圈真乱。
  “这是多久以前?”
  “大概6年前吧,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我以前也是个模特。”
  “你说6年前?”陆博垣看着他,“可是我们有证据证明,这几张照片,是她近一两年才存进手机里的,这么说来,你被她威胁了?”
  皮凯秋不说话,但无疑等于是默认。
  “你是怎么知道他被刘曦茜威胁的?”事后夏岚问过陆博垣,他的回答简单明了。
  “他们两个交往的时候,皮凯秋应该是刚刚出任这家公司的经理没多久,一个模特公司的经理,很少有不去潜规则手下嫩模的。6年前,刘曦茜也是刚出道,为了上位,也没有什么做不出的……”
  这种事,本就是这个行业里不争的事实,但是谁也没想到,皮凯秋竟然认真了,以至于他还在手臂上文上了两个人名字的缩写。但是好景不长,刘曦茜的事业走上了正轨,又交到了周明那种帅哥男友,而皮凯秋则因为越来越好的经济基础,导致身材越来越走样……当然,也不排除他后来有了更多的选择,所以俩人和平分手,他也因此将俩人名字缩写的文身洗了去。
  “分手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有什么值得威胁的呢?”
  “你别忘了,6年前,刘曦茜只有16岁,甚至可能当时还不到16……皮凯秋去年才结的婚,他肯定不想自己的太太知道这段往事,而刘曦茜就用当年的照片勒索他,让他给自己封口费。”
  “你怎么知道他去年结了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南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19-10-19 16:10 , Processed in 0.1782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