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63127|回复: 4

[小说随笔] 推荐小说 代理阎王 作者雁北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8 2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卷   当阎王
第1章  一瓶啤酒引发的故事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阎王。
  先汗一个,没错,就是《西游记》里那个喊悟空大圣爷爷的大胡子猥琐男。其实我不想当的,但我也没办法,我是被逼的,他们说如果我不当,世界都会因为我而毁灭。没办法,我真的是被胁迫的。
  话说,其实我以前是一名金融工作者,主要是吸收社会闲散资金,用作商业投资。我工作的对象主要是市中学的学生,以家庭富裕,身体瘦弱,胆小怕事的四眼男生为主。工作时间是在放学后,工作地点主是学校外的小树林。我是诚心诚意的为他们理财,将他们手中富余的闲钱吸收过来,再流转进社会中,从而进行投资,并且拉动消费。我投资的主要方向,是人力资源,简而言之就是找到一个值得投资而且生活落魄的人,那个人就是我自己。因为我从小就知道,我不是一般人,虽然眼下很落魄,但总有一天会飞黄腾达。到那时,在我身上的投资,就会有百倍、千倍的收益。这一点,我和吕不韦吕大爷想的不谋而合,你投资商业,只要不是卖军火和白粉,最多也就十倍的收益,但是你要是投资人才,那转手就是百倍千倍的收益。
  我真的是为了他们好,一片丹心,日月可鉴。可惜很多人把我这一片赤胆忠心,当成了驴肝肺。所以,我经常遭到拒绝,有时甚至遭到殴打和报警这些不公平的对待。
  就连我手下的几个优秀员工,也弃我而去了。不过好在我是个执着追求理想的人,对于困难,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当我再一次被客户叫来的某厉害同行殴打后,我用一坨曾经沾满鼻涕的餐巾纸堵住流血的鼻孔后,依然挺着腰杆,昂首阔步的走在大街上。
  就在今天早上,我的房东以我三个月没交房租为借口,收了我的公司兼住宅——一间城乡结合部的小平房。还把我的家当,几床破被褥,洗脸盆、旧衣服之类的东西,全卖给了收破烂的,算是顶了房租。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4: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到现在,我身上除了三个一块钱的钢镚,就剩下这一身已经一个来月没洗的破T恤、牛仔裤了。
  烈日当空,又渴又饿。路过一家小卖部,我掏出裤兜里的钢镚,在手中掂了掂,也许我的浴火重生,就要从这三个钢镚开始……
  小卖部的格局,是与别处相同的:都是当街一台大冰柜,柜里预备着冰镇啤酒,可以随时销售……(此处省略若干字,后文请参照鲁迅大师文章《孔乙己》,自行修改至现代版情节。)
  我一进店,就见一中年大妈店主抱着一条杂毛哈巴狗,正坐在柜台里看肥皂剧,她见面便开始看着我笑,“你又添伤疤了——”(这段还是属于摘抄《孔乙己》的后遗症)我不回答,反而豪气干云的说道,“老板——来一瓶啤酒,要燕京纯生——”说着将三枚一元的硬币,一字在冰箱上排开。这架势,这气派,当真是大气魄。
  中年大妈,盯着三枚钢镚看了许久,才咬牙切齿的道,“燕京8块一瓶——”
  我顿时软了下来,“那就拿一瓶3块的——”
  中年大妈看也不肯看我,随手从柜台底下抽出一瓶墨绿色的酒瓶,上面满是尘土。
  我冷冷一笑,丝毫不以为意的拿起酒瓶,用手擦尽上面的尘土,攥着瓶子,紧紧的攥着瓶子,然后盯着她……盯着她……
  那中年大妈让我盯得心里发毛,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买完酒……不走,想……干什么?”
  我依然面容冷酷,缓缓的答道,“开瓶器借我用下——”
  也不管中年大妈杀人的眼神,我不慌不忙的打开瓶盖,还看了看瓶盖里面,妈的,连“谢谢惠顾”都没有。不过看着中年大妈的样子,我知道我已经占上峰了,于是我轻蔑的扫了她一眼,转身给她一个很酷的侧面,仰头喝了一口啤酒。
  “噗——”差点吐出来,还好我涵养够高,硬是忍住强行咽了下去,这是啥怪味道。
  我低头看了一眼酒瓶上的商标,靠,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哇哈哈。尼玛娃哈哈还出啤酒吗,不对,晕死,是“哇哈哈”。
  我转身,看见那中年大妈此刻正眯着眼,冷笑的看着我。顿时,我怒火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伸手就要把啤酒瓶摔在地上。等等,看她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莫非有诈。我越想越觉得可能,再一抬头,猛然间才明白。
  这中年大妈果然心思恶毒,居然想让我毁了我最后三元钱买了的成果。哼,和我斗,我偏不让你如意。我抬头,狠狠的喝了一大口,转身在大妈惊诧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出门刚走几步,迎面遇见个人,此人是个胖子,穿一身中学校服,还背着个书包,脸上红扑扑的。我停住脚步,冷冷的看着他,“你还有脸来见我?”没错,他就是我手下曾经的四个员工之一,听说他们现在去另外一个学校门口的金融区,改投门派了。
  “宅男,”胖子也不管我吃人的眼神,“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我今天见到孙老二要把他的店盘掉,我知道他上次打麻将还欠你二百块钱,所以就过来给你说一声。”说完他转身就走。而此刻,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果然是兄弟,即使被别的公司挖走,也不忘兄弟情谊。
  他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我心中大喜,也许是我的真诚又感动了他。胖子回过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宅男,你真的不适合干这一行,一个二十四岁还在中学门口收保护费,时不时还要挨打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我叫翟南,匪号宅男。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名字突然变成了一种生活状态。还是我非常羡慕的一种生活状态,可惜我没有那个资本,我无父无母,是个靠收保护费为生的低等混混。
  胖子走后,我的信心跌落到低谷,我坐在马路牙子上,点着了口袋里最后一根软红河,就着软红河大口的喝着“哇哈哈”牌啤酒。这味道又冲又怪,喝下去就不停的打嗝,一股一股的酸水往上涌,仿佛不是在喝啤酒,而是在喝加了大粪的苏打水。
  不过这酒有后劲,最后一滴下肚后,我已经二麻二麻的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此刻我是恨天无窗,恨地无环啊。我站在马路牙子上,抄起空酒瓶,仰天咆哮道,“孙老二,还我钱来——”
  孙老二,本名不详,年龄不详,相貌猥亵,举止轻浮。经营场所、住址:番家园古玩市场,店铺名称:全是假货古董玉器店。
  顾名思义,这家伙的店里全是各种仿制古玩玉器,而且都是些做工粗糙的低端货,连傻子都能看出是假的。我在他店里打了快十年麻将,从来没见他开过张,也不知道这货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至于那二百块钱,也是我打了快十年麻将累计下来赢他的。要说打麻将,他和我比,正印证了某句广告词: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我赤红着双眼,手持“哇哈哈”啤酒瓶,大踏步的走进番家园市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讨债兮不复返。孙老二的店,在市场最里面,某个紧挨着公共厕所的位置。借着酒劲,我走到店铺门口,做人就要对别人狠一点,做混混就更要狠一点,今天我是来收账的,他要是不还钱,我就和他血溅五步。
  全是假货古董玉器店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精壮汉子,门口还停着一辆宝马760。没想到买主还挺有来头。这会儿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提着酒瓶就往里冲。
  两个西装男,伸手把我拦住,“不好意……”要搁着平时,打死我,我都不敢在这俩彪形大汉面前放肆,但今天不知怎么了,可能是借着酒劲,那人话还没说完,我想都没想就抡起瓶子,一左一右的往两人头上砸去。
  瓶子砸在两人头上,没有碎,感觉软绵绵的,再看两人,却已经飞出老远,一个摔到了厕所门口。一个更是夸张,越过宝马车,落在了另一边。
  我吃惊的看了看瓶子,没想到喝完酒我居然这么厉害。这哪是啤酒瓶啊,简直是李元霸八百斤的大锤,海淀银枪小霸王赶我差远了。不过没时间深究了,透过贴满各种小广告的玻璃门,我看见穿得比我还邋遢的孙老二此刻正拿着一份类似合同的东西递给一个西装革履,头发用发蜡抹得油光发亮的中年人。
  不能让他签,此刻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以我对孙老二的了解,孙老二铁定不会还钱,哪怕他有钱也不会还我,我要进去先拿够200块钱的货再说。这家伙只要一签字,店里的东西全归那人模狗样的家伙了,我再去拿就是犯法了。
  想到这,我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店里的两人都惊呆了,瞪大眼睛望着我。我也不和他们说话,冲到那中年人面前,一把拽过手中的合同,果不其然,最后落款孙老二的大名已经签上面的了。
  我将酒瓶夹在胳肢窝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桌上的笔,在落款处把我的名字写上了。然后我扔下手中的笔,冲着目瞪口呆的两人,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1: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我是阎王
  那中年人盯着我手上的合同,目瞪口呆。
  好半天之后,孙老二才反应过来,他喃喃的道,“宅男,你小子这次是闯大祸了——”
  “闯毛的大祸,你赶紧把200块钱还我,我二话不说,马上撕掉合同,你们再签一份。”我说道,说着举起合同,作势欲撕。
  突然,晴朗的天空一个炸雷传来,击中了店门口的牌子,店内的灯泡玻璃什么,顿时全碎了。
  这回轮到我目瞪口呆了,门口俩被我打倒的西装男跌跌撞撞的冲进店,“老板……”俩西装男冲着那中年人呻吟了一声,四条腿一软,倒在了地上。背后一片烧黑的痕迹。这俩人遭雷劈了。
  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当着我的面,这俩西装男的身体变成了两具纸人。两个发蓝光的小圆球从纸人身体中飘了出来,在空中飘飘荡荡。
  那中年男子缓过神来,皮笑肉不笑的伸手一抓,将两个光球收入口袋中。
  此刻,我哪还记得200块钱啊,盯着地上的纸人看了好半天,这才惨叫一声,“鬼啊——”
  我伸手拉住店门,就想往外跑。孙老二冲那中年男子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扑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拽了回来。
  我被拽到了店铺最里面,两人刚松开手,“我和你们两个妖怪拼了——”我挥舞着手中的空酒瓶。
  那中年人伸手就来抓酒瓶,我闭着眼,一酒瓶挥过去。我心想这才看来要归位了,这就是个空酒瓶,又不是八百斤的大锤,估计搞不定眼前的这个谁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
  谁知酒瓶砸在那家伙的肩膀上,和砸在了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而那人和之前在店门口的俩纸人一样,就这么飞出去了。他撞到了墙上,又弹回来摔在了柜台上,好好的一截柜台,就这样让他给压碎了。
  “这是神器……”孙老二嘴张的能塞进去一块板砖。
  那中年人从地上爬起来,也不拍身上的灰,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又冲孙老二幸灾乐祸的笑一笑,“老孙,这官我看我是当不成了,这庙太大,我可容不下,还是回我的一亩三分地里刨食去吧。我这就回去复命,这烂摊子你自己解决吧——”
  说完这人看也不看我一眼,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地的碎片。
  我生怕门口的那辆宝马,变成纸车,这货要是开一辆纸扎的车横穿番家园而去,那估计明天这世界上有一半人的世界观就要改变了。还好,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后,那家伙消失了。
  孙老二摇了摇头,一张脸皱成了苦瓜,“宅男,这次真被你坑惨了——”
  我见手中的空酒瓶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能将超自然的生物干翻,顿时有了底气,“孙老二,你欠我的200块钱,今天该还了吧。”
  “还你妹的钱——”孙老二从地上捡起那张我签字的合同甩在我面前,冲我咆哮道,“你看看你签的是什么吧!”
  我一手拿着酒瓶,一手翻开合同,提头是红头的,‘阎王职务交接文书’,底下是一行小字,天庭委员会2013年x月x日,后面还有个编号。
  我挠了挠头,“老孙,这啥玩意啊?”
  “签了这个东西,从现在起,你就是阴间第十任最高行政长官——阎罗王了。”孙老二的那张脸比死了娘还难看。
  “少他妈扯淡了,逗我玩呢吧——”我打了冷颤,似乎情况有点不妙。
  孙老二指着自己的鼻子咆哮道,“老子哪有心情逗你玩啊,老子就是第九任阎罗王。刚才那家伙本来是接我班的,现在被你抢了。”
  “扯淡吧,”嘴里虽然咒骂着,但我还是低下了头,算是相信了他的话,不是这货说的话太动听,是因为我看见一黑一白俩戴高帽子手持哭丧棒的家伙,此刻正站在店门口。路上的行人对二人视若无睹,一定是两人使了障眼法。
  “孙……大……大仙……”我惴惴不安的说道,“你看能不能换个人当这个官——”
  “换个人?”孙老二咆哮道,“你当这天庭的红头文件都是白出的吗?现在是法——治——社——会——”
  我低头不语,眼眶微红,孙老二继续道,“这份文件从你签上名字后,就已经受到至高九重天的保护,就算是天帝也不敢改动,你刚才只是动了一丝要撕文件的心,就已经引下天雷。这要是想作废文件,那还不引下九劫神雷……那时候不但你会被劈得飞灰烟灭,估计就是这地球,也要被劈一个大窟窿!”
  我委屈的道,“有这么严重吗?”
  “严重!你还知道严重?”孙老二继续咆哮道,“我简直让你害死了!天庭要是查起来,我不得打下凡间才怪了!”
  “额——”我纳闷道,“你不是一直在凡间吗?”
  “少给我在这扯淡,”孙老二看了看我手中的空酒瓶,问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神器?能把赵公明和他手下两个运财鬼都打翻?”
  “赵公明?刚才那个家伙是财神?”我惊恐的问道。
  “是啊!”孙老二继续咆哮道,“八百年前,我孙老二和赵公明争那财神的位置,就是因为那老家伙穿的比我体面,长的比我体面,就能当财神,老子我只能来这管阴间的一堆破事。好不容易等了八百年,终于等到天庭干部轮岗,终于轮到我了,结果让你这一抢,赵公明这家伙又能如愿的回去当财神了,你又当上了阎王,我挂空了……”他和抽风了一样,仰头咆哮,“老子的财神职位啊!!”
  我压根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只是嘴里不断喃喃道,“这下死惨了,得罪了财神,这下死惨了,得罪了财神,一辈子注定穷光蛋了……”
  “他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孙老二大手一挥,用他那指甲缝满是泥垢的手指指着我手中的空酒瓶,“小子,你老实交代,你手上的神器到底是谁给的?”
  听了孙老二的话,我不禁神情一凜,脑袋有点犯迷糊了,是啊,这东西谁给我的?今天所有的事情如同电光火石一般,出现在眼前。最后画面落定在那个抱狗的中年大妈身上,想到我出门时,她眼神里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得意,我不禁大呼,上当了!奶奶的,上了那中年大妈的当。
  我眼前浮现出赵公明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这是一个阴谋!这是一场政治阴谋!”引得门口那俩黑白无常都伸头进来看了,不过这俩货不用开门,隔着玻璃就把头伸进来了。事到如今我只能坏水东引,挑拨离间,“一定是赵公明的阴谋……”
  孙老二一巴掌扇到了我头上,“阴你妹!”
  “孙大仙,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历朝历代,像我这种小人物,经常会成为大人物的政治牺牲品,下场往往都是惨不忍睹。
  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我如何买酒,如何喝酒,如何到这店里来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给孙老二听,临了问了一句,“那位抱狗的大妈,不知道是哪一路大神?会不是那赵公明的帮凶?”
  “放屁,他和我一样,一个三流神仙,怎么可能下这么大的本钱,送你一个上品神器,”孙老二皱着眉头,把天庭里的大仙集体撸了一遍,除了二郎神养了只癞皮狗外,没再听说谁养狗了。
  孙老二疑惑的伸出手,想从我手里接过空酒瓶,仔细查看一番。但手指刚挨着酒瓶,就和触电一般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到了墙上。
  我惊恐的看着孙老二,孙老二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奶奶的,这东西比姜子牙的打神鞭还厉害!”
  我看了看手中的空酒瓶,咬了咬牙,“这东西是个祸害!”伸手狠狠的摔在地上。不要怪我自废武功,这东西留不得,我可不想每天一睁眼,一群神仙捧着各自的法宝来和我飙法宝。又或者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某天晚上,让某个来偷神器的神仙莫名其妙的割了脑袋。
  酒瓶落在地上,预想中清脆的碎裂声没有响起,反而是一声闷响,酒瓶像皮球一样弹了起来,酒瓶底毫无征兆的捣在了我的鼻子上。
  我攥着空酒瓶,眼泪汪汪的捂着再次流血的鼻子。
  孙老二叹了口气,“算了吧,别费劲了,神器是那么好毁掉的啊,从你喝完那里面的东西开始,这东西就已经认主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我问道。
  孙老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绝对是和杏黄旗、打神鞭、番天印、玉净瓶、金箍棒一样的上品神器,只有菩萨们和那些早已不问世事的老怪物才有。”
  我好奇心顿起,难得的八卦时刻到了,“谁是老怪物?”
  孙老二很警觉,翻着白眼瞪我一眼,“关你什么事?”
  我喏喏的问道,“孙大仙,那现在怎么办?”
  孙老二继续白我一眼,“还能怎么办,当好你的阎王吧!”
  我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虽然我活得很不如意,但我还不想死,“孙大仙,你要救我啊,我可不想死——”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21: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章  黑白无常
  “轰隆隆——”“咔嚓——”响雷之后,又一道闪电劈下,击中店铺门口的广告牌,引得火花四射。门口俩黑白无常抱头鼠窜,我惊恐的看着孙老二,委屈的说道:“我没想着撕掉合同!”
  孙老二眯着眼掐指一算,“不好!险些坏了大事!”
  见我一脸迷茫,孙老二说道,“你是普通人,没有仙籍,现在当了阎王,算是犯了天条,要引来九劫神雷了!”
  “啥是仙籍?”我一脸苦相的拽着孙老二,“孙神仙,你可一定要救我啊!”
  孙老二手心朝上,不知什么时候,手掌上的半空中悬空着一块闪闪发光的牌子,光线耀眼,也看不出上面有什么。“这东西相当于人间的身份zheng,每个神仙都有一个,你现在已经是阎王了,却没有仙籍,这是触犯天条的。”
  “凡是触犯天条的,都会被九劫神雷劈。当年斗战胜佛和七仙女都被劈过!”
  “孙大仙,我求求你了,救救我!我可没有孙悟空的本事啊!”我抓着孙老二的胳膊死不松手,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孙老二似乎是看出了我心里的勾当,“合咦——唾——”借着吐痰的机会,顺势把我的手抖开,走到离我几米远的地方才停下来。
  “事到如今,我只好上天面见天帝,看能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孙老二一脸凝重的望着我。
  我点点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孙大仙,孙大爷,我现在全靠你了!”
  我依依不舍拉着孙老二的衣袖送到门口,本想继续送出去,孙老二瞥了我一眼,一句话就打消了我的念头,“那个,在我回来之前,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屋里,要是出门让九重天发现你这么一个不人不鬼不神的东西,那我可救不了你了。”
  “你可一定要快一点啊!”
  俩黑白无常害怕殃及无辜,被天上一个接一个的炸雷吓得蹲在对面的屋檐下,孙老二招了招手,俩鬼这才小跑的过来,孙老二低头说着什么,俩黑白无常弯着腿肚子,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在那聆听教导。
  之后,孙老二跳上他比自行车多不了几个零件的铃木100,连蹬几脚才蹬着火,在滚滚黑烟的尾气包裹中,绝尘而去。看那滚滚黑烟,知道的他是神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来的山精野鬼呢。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一道一道闪电当着大太阳的面,就在天上来回逛荡,“咔嚓——”一个炸雷在头顶响起。我刷的蹿进店铺深处好远,这才安下心来。刚一回头,就见俩黑白无常站在我面前,吓得我又差点拔腿就跑。
  俩人造型差不多,一黑一白,白的高瘦,黑的矮胖,穿着和自己肤色差不多的长袍,手里拿着哭丧棒,眼珠子都红红的,吐着一尺来长的舌头,却又不影响说话。白无常笑眯眯的,高帽子上写着“一见发财”,黑无常一脸凶相,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
  白无常一张脸惨白,俩红眼珠和一条红舌头放在一起,再加上一张咧开的大嘴,从远处看还以为是一张红中,一脸谄媚的笑容,后来才知道,这货见谁都是一张笑脸。“嘻嘻——小的谢必安,恭喜大人荣登阎罗天子宝座,这阴曹地府在大人的领导之下,事业一定会蒸蒸日上,大人也一定会成为名垂青史的大人物!小的在这提前祝贺大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说完行了一个大礼。
  这话说的,有拍马屁的嫌疑,不过我爱听。
  “小……小的……啊范……啊范……啊范无救……啊恭……啊恭……啊恭喜大人……”黑无常这货原来是个结巴,“啊大……啊大……啊大人,小的也……也……也恭喜……啊大人……啊大人……您……您可一定要……啊要……要保重身体,千万……啊千万别被……啊雷劈死……到时候……啊还……啊还得麻烦……咱……兄弟俩……啊收……啊收……啊收你的魂……”
  我靠,这货会不会说话。
  白无常笑眯眯的给我鞠躬,“嘻嘻——大人,您刚来,不要和这家伙一般见识,他就这是这么一张臭嘴。”
  黑无常貌似也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啊就……啊就……啊就是,这……这……这张……臭嘴……啊改……啊改……啊改不了了……不……不过……我看……啊大……啊大人……面……面相……不像是……啊长……啊长寿……之人……啊千……啊千……啊千万……别……被雷劈死了……”
  好家伙,你还不如不解释呢。
  我郁闷的还击道,“看你这么黑,是不是之前被雷劈过?”
  “啊我……啊我……这……这……不算……黑……啊大……啊大……啊大人……被……被雷……劈了……以后……啊一定……啊一定……一定比我黑……”
  谁说结巴就没有杀伤力,这货一句话把我说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嘻嘻——大人有所不知,他只能算是第二黑,地府曾经还有比他还黑的……”白无常说道。
  我看看黑无常,这肤色,黑的和墨汁里泡出来的一样,还能有比他黑的,不经好奇到“谁啊?”
  “嘻嘻——曾经也当过阎王,后来高升走的包拯包青天……”白无常道。
  我内心汹涌澎湃,好半天才点点头,“嗯,和他比,老范还勉强算是雪白滑嫩——”
  我一想到这孙老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以后还要靠这俩宝贝,连忙给他俩也鞠了个躬,“那个……小弟以后就跟着你们二位混了……”
  “嘻嘻——哪里……哪里……大人就如同漆黑大海中的灯塔,犹如巨轮上的舵手,指引了我们前进的方向——”
  “啊你……啊你……迟早……迟早要……啊要……把……把我们……啊全……啊全害死的……”
  我抄起神器啤酒瓶,“老谢你别拦着我,我削死这个不长眼的——”
  “嘻嘻——”白无常抱着我,“大人……我英明神武的大人……您老别和这货一般见识,这货就是属屎壳螂的,满嘴滚粪——”
  “啊就……啊就……啊就是……我这……这臭嘴……就……就是……粪坑……”
  “嘻嘻——大人,他这嘴就这样,这家伙天生的不会说好话,但其实他心眼不坏,您就放过他吧!”
  我这才放下酒瓶,其实我也不是真心要削他,就是一个姿态。看见这俩家伙还算恭谨,回头还要靠这俩家伙办事,就先算了吧。
  我大摇大摆的在黑无常给我搬来的椅子上坐下来,突然肚子一阵剧痛,我连忙用手压住。
  “嘻嘻——大人,以您老的身体,应该没事吧?”
  “啊一……啊一定是……癌症……”
  我抄起酒瓶从椅子上跳起来,“老谢你帮我按住他,看我今天不削死他——”
  “嘻嘻——大人息怒——”白无常又把我拦腰抱住,黑无常见我要用神器削他,连忙窜出去老远。
  好半天之后,我才又坐在椅子上,刚才肚子疼原来是饿了,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在孙老二店里翻箱倒柜,一口吃的都没有。就垃圾堆里有几个空便当盒,打开看看,这货至于吗,吃的比狗舔过的还干净。
  我揉着肚子“那个……那个……你俩谁去给我找点吃的?”现在当阎王了,手下有马仔了,不用白不用。
  “嘻嘻,遵命——”白无常的身影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房间里。
  “啊遵……啊遵……”“你赶紧消失——”黑无常也消失了。
  没过几分钟,俩人淡淡的影子又出现在店铺里。
  “大人请笑纳——”白无常捧着一个大托盘,里面有三样糕点,三样水果,还有一只烧鸡。烧鸡烤的焦黄,散发着浓浓的香气,一看就是把料全填鸡肚子里了。
  “啊大……啊大……啊大人请……”黑无常也端了一个大托盘,盘子放着一大捆蜡烛和一大捆香。
  我飞起一脚,尼玛,你让我吃这个。回头再看看烧鸡,还是老谢贴心。我冲老谢拱拱手,“老谢,谢了啊——”说完也不客气,把短袖T恤的袖子又往上撸了撸,伸手拽过烧鸡,还挺热,扯下鸡腿,就往嘴里塞。“噗——”只嚼了一口,就全吐出来了,“这啥味啊?”确切的说这烧鸡啥味道都没有,咬在嘴里就和吃空气一样。
  抬起头,看俩无常都张大嘴吃惊的望着我。“啊就……啊就……”“嘻嘻——闭嘴——”“闭嘴——”我和白无常同时冲准备说话的黑无常喝道。
  “嘻嘻——大人初来,还不清楚,这些贡品都是用来闻的,不是用来吃的。”说着这货凑到烧鸡前,狠狠的吸了口气,之后闭起眼很陶醉的模样,好半天之后才睁开眼说到,“大人,就是这样闻,多闻一闻,就饱了——”
  我将信将疑的捧着烧鸡,也凑过去,嗯,是比刚才的香味淡了,看来让谢必安这货闻走了不少,我也狠狠的吸了一口香气,闭上眼故作陶醉,是很香。“咕——”我的肚子响了一声,更饿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1: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章  九重天
  “还是饿——”我冲谢必安说道。
  “嘻嘻——怎么会这样?”谢必安挠了挠头,“难道因为大人还是人?”
  老谢你说的这不废话吗,我不是人是什么?不对,我现在确实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仔细想想,还真他妈让孙老二这货说准了,我他妈现在是个不人不神不鬼的东西。
  “啊大……啊大……啊大人……闻……闻……闻这个……能……能……能吃饱——”黑无常推销起他盘子里的蜡烛和香。
  “嘻嘻——闭嘴——”“闭嘴——”我和白无常同时喝道。
  “嘻嘻——大人,这些都是贡品,我们都吃这个——”白无常有些为难的道。
  “孙老二也吃这个?”我不相信的问道。
  “嘻嘻——额——前任的阎王大人,经常买盒饭吃——”
  我点点头,“那你也帮我去买份盒饭——”
  “啊大——啊大——”直接过滤掉黑无常的话。
  “嘻嘻——”白无常为难的说道,“大人,我们是鬼差,不能和活人接触,更不能隔空取物——”
  “哦——”我无奈道“这样啊,那你们谁借我点钱……”
  “给——”黑无常从怀里掏出一把票子——
  我一看,全是一万亿一张的大钞,还都是“地府银行造”,上面画着的那个人像,这会儿看起来越来越觉得像孙老二。
  靠!你大爷的,老谢你别拦着我,我今天要把这货削死。
  “大大大人,我我我……们……平平平……时……只只只……吃这些——”黑无常哭丧着脸说道。
  还是白无常脑子转的快,俩红眼珠来回翻了片刻,“嘻嘻——大人,我有办法了——”
  “啥办法?”我问道,“我听说那些什么大奸大恶的人到了地府都会被弄成各种食材,让恶鬼吃,你要是再有什么油炸奸险小人,红烧不义之徒的东西,就不要端上来了——”
  “嘻嘻——看大人现在的模样,应该是困龙还未升天,我这个办法,只需干上一次,就能让大人锦衣玉食,享不尽的人间富贵……”白无常说道。
  “拉倒吧,再富贵也是阴曹地府的富……等等……你刚才说是‘人间’?”
  白无常摇头晃脑的,那吐出来一尺多长的红舌头也跟着晃动,“嘻嘻,正是正是。”
  “大哥,您赶紧说,这事办成了,你以后就是我亲大哥,”我这个内心激动啊,就如同一个守着七八个如花似玉的妻妾,却从小是个阳痿的土财主第一次看见电线杆上贴着“老军医专治阳痿”的广告一般。
  白无常鬼鬼祟祟的凑过来,“我们可以找一个富户家身体瘦弱的大少爷,然后把他的魂勾走,大人您再出马,说能治好他的病,然后你装模作样一番,我们再把他的魂给他还回去。那少爷就又好了,那家富户肯定要感谢你。只要我们做的巧妙,九重天也发现不了。“
  “好主意,好主意,“我点点头,“不过我现在就很饿啊!这一招,远水解不了近渴。”我这心中一阵激动,没想到刚当上个干部,这潜规则什么的就都来了,看来这个职位有油水啊。
  白无常继续摇头晃脑,“嘻嘻,等天黑了咱们先出去,看看有没有为非作歹的,先来单小的,试验一下。”
  “也好,苍蝇蚊子也是肉,管饱就行,“我这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咱们为啥不能现在去啊?”
  “嘻嘻——大人,您还没有仙籍,刚才又因为想撕毁合同惹怒九重天,现在外面满天的神雷正在天上乱窜了,先不说您想撕毁合同的事,就您这没有仙籍这么一回事,只要往外面一站,必然会把那些神雷给引下来……”
  我郁闷道,“难不成我就只能一直躲在这房子里啊?靠他大爷,孙老二这连个厕所都没有。”
  孙老二在天庭打了个喷嚏,掐指一算后,咆哮道,老子那出门一米就是免费公共厕所,我还要专门修个厕所干嘛。
  黑无常:“不……不……不用……用……用躲,劈……劈……劈死了……就好了……”
  我扫了一眼黑无常,已经对他的说话方式彻底无语了。
  白无常:“嘻嘻——再等等,等到天黑,天雷就应该散去了,大人也就暂时安全了。”
  我惊诧道,“什么叫暂时?”
  “意……意……意思……就……就……就是,你……你……你……总……总……总有……一……一……一天,会……会……会让雷劈死的……”
  “你闭嘴——”听着黑无常这货说话,我就毛骨悚然。这生理上的结巴就是天作孽,这还有的治,但这货的这张臭嘴,绝对是自作孽,必须不可活。改天一定要治一治这货的结巴和臭嘴,强化训练一下,照着门迎的路子发展。
  “嘻嘻——大人,除非你获得仙籍,否则随时可能被九重天发现,所以即使天雷散了,也只是暂时的,”白无常说道。
  哎,看来只能这样了,但愿孙老二能赶紧办成这事,最好能给我弄个仙籍来。我还是比较满意现在的状态,这黑白无常俩货,虽然长的有点抱歉,又见得不光,不过态度还算不错,比起以前那些员工要强的多。
  夜幕降临了,番家园四周一片寂静。辛苦了一天的假古董贩子们已经追随太阳的余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随着太阳的落山,一些动物钻出了窝,开始了一天的活动。(语言形式参考《人与自然》)
  白无常飘出门去,没过多久,又飘了回来,“嘻嘻——大人,天雷已经散去了,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太阳初升,是九重天控制最弱的一段时间,你就放心出门吧。”
  我小心翼翼的提着酒瓶,和做贼的一样,走出了“全是假货古董玉器店”。果然,外面月朗星稀,一片平静,传说中在天上乱窜的天雷也已经消散了。
  我抹了把汗,今天太险了,差点就把天雷引下来,我死了不要紧,要是把地球劈个窟窿我可就成地球人中的罪人了。虽然我一直是个随地扔垃圾,信奉“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信条的人。
  黑白无常兄弟俩跟在我身后,就这么脚不着地飘在空中,我严重怀疑,来一阵风就能把这俩货吹走。其实也挺拉风的,这哥俩名气大,长这么大了,也没听说谁能带这哥俩遛弯的。但这只能是自我欣赏,这哥俩用了隐身法,普通人根本看不见他们。
  “老谢——”我问道,“这九重天到底是个啥玩意,咋这么厉害?”
  “嘻嘻,大人,”白无常抖了抖哭丧棒,说道,“这可说来话长了。”
  我看了看漆黑一片的番家园,“没事,你慢慢说。”
  “嘻嘻,咳咳,”白无常清了清喉咙,“大人,这九重天是天地人三界的至高存在,它没有形状、没有样子、没有实体,简单的来说,它就像一部超级电脑主机,监视着三界,控制着三界的平衡,维护着最高的秩序。”
  “啥秩序?天庭下的红头文件吗?”
  “嘻嘻,这只是一个方面,还有很多,比如人间的环境破坏问题,如果人间再继续破坏环境,那就会招来九重天的报复,上次那个什么地方海啸,其实就是九重天的一次警告而已。”
  “这么牛,”我大吃一惊,印度洋海啸啊,居然是九重天对人间破坏环境的一次小小的有限度的警告,那这家伙发怒了,还真可以把地球戳个洞。
  “嘻嘻,其实九重天更看重的是阴间,盯的最紧的也是阴间。”白无常说道,“三界的根本就是魂魄,所以九重天盯魂魄盯的最紧。”
  “这个怎么说,”我问道,“魂魄有啥稀罕的,死了个的,活着的,这全世界魂魄没一百亿,也得有八十亿。”
  “嘻嘻,大人有所不知,魂魄是三界最基本的组成,魂魄不断的轮回转世,才能让三界运作。即使是作恶多端的魂魄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还有些魂魄牛逼轰轰的想要玩偷渡,不走奈何桥而是游过望川河,结果永远的沉到了水底下,他们的魂魄也永远会存在。魂魄只会新增,不会消亡。九重天每年都要新增个几百万魂魄,来满足阳间人口增加的需要。但他更注意的是魂魄消失,要是有魂魄消失了,九重天会很生气……很生气……”
  白无常一阵长篇大论,说的我脑袋都晕了,根本就是不知所云,肚子里又是一阵响,我也管不着什么魂魄了,“你说我们先拿谁下手?这次下手一定要找个能来现钱的。”我揉着肚子说道。
  “嘻嘻——”白无常也停止了他的口若悬河,飘到我身边,“您老就放心吧,小的自有把握。”
  我看着白无常那红红的眼珠,突然警觉道,“你们不是第一次干了——”
  “嘻嘻——”白无常嫌舌头碍事,一手托着舌头摇头晃脑,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看着白无常的眼神,我突然间想明白一个道理,这事还是不要问太清楚,要不然会把前几任的阎王给得罪光。江湖险恶,官场险恶啊,哥还是防着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南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19-10-19 15:20 , Processed in 0.14939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